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密室逃脫(淡色)


我什麽也看不见。

  我并不是处在没有光线的地方,我也没有闭上眼睛,更不是瞎子。

  其实更准确的说,我并不是看不见,而是我没有看到,各式各样的光芒与线条映入我的眼里,对我而言只是毫不相关的色彩与几何图形,我感觉自己非常的轻松,就像在云端里飞翔,但我其实并不知道我在哪里。

  或者真的穿梭在云端?或着只是在一个肮脏不堪的卫生间?

  我不在乎。我只是持续地处於这个虚无的世界中,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我感觉不到自己,甚至感受不到时光的流逝。

  我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主人没有任何命令。

  我是主人的奴隶,我的身体、灵魂都完全的属於主人,在主人给我命令之前,我不用思考、不用感受,我只需要等待着。

  主人没有任何命令。

  突然间,我感觉大腿之间有一股热流,一瞬间,原本完全停滞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拨动了时钟,身体的感受迅速的从大腿间湿黏的感觉扩散开来,我感到双膝酸软、肩膀剧烈的疼痛,我放下了手臂,才知道我一直举着双手。

  膀胱快涨破的感觉也迅速的加剧,我无法控制地蹲了下来,虽然似乎还穿着裤子,但我一刻也无法忍受的让剩下的尿液完全宣泄出来。

  同时,眼前的光芒迅速的聚焦成形,原本毫不相关的几何图形开始组成原来的形体,我看到了一张白色的床,床上躺着我不认识的男人,这里很像是平价的商务饭店里的房间,我发现自己赤裸着上半身,下面穿着牛仔裤,现在牛仔裤的大腿部分被浸湿了一大片,尿液从已经饱和的牛仔布料滴到了地上。

  我没有穿鞋子,脚上只剩下粉红色的袜子,但也沾上了尿液。

  我的眼睛涩的像要快烧起来似的,我闭上双眼,用手掌摀住自己的脸,手指在眼皮上加压按摩着,我才发现自己的下巴嘴角都是湿的,甚至有着湿过又乾掉的痕迹,唾液被风乾的酸味涌进了我的鼻腔里。

  我脱掉了湿透的裤子、内裤还有袜子,在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之前,我想先洗去身上那些令人不悦的气味。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浴室。

  不是没有浴室而已,没有门、没有窗户,虽然看着像房间,但这里似乎更像是一个大箱子,有着一般房间该有的家俱,但却缺少了与外界联系的通道,我注意到这里也没有电话,墙上挂着时钟,显示着三点三十分,下午三点?还是半夜三点?我一点线索也没有。

  我到底是怎麽来到这里的?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找不到任何关於这里的记忆。

  我慢慢地走向躺在床上的男人,男人紧闭着双眼,头部朝上仰躺在床的正中央,双脚悬在床的外面,西装笔挺的,戴着领带还穿着西装外套,对比着一丝不挂的自己,我心里有一股很不公平的感觉。

  我不想吵醒他,希望能在他醒来之前在他身上找到些什麽线索,但我很快发现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因为,床上躺着只是一具屍体。

  虽然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明显已经没有了气息。

  我翻着他的口袋希望能找到些什麽,其实我有点意外,人生第一次和死人共处一室,我竟然对这具屍体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恐惧,或许是现在诡异的状况让我无心分神在恐惧上面,也可能是他才刚死,没有太多屍体的样子,但正这麽想着,我突然间浑身颤抖了一下,跳了开来。

  我并不是被什麽吓到了,而是我想将他翻过身来,拿他屁股後面的皮夹,在抬起他的手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一股极致幸福的快感冲到了脑门,我不确定自己发出了怎麽样的声音,慢慢地恢复过来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正按摩着私处,腿上的尿水与爱液混杂到了一起。

  还是先离主人远一点的好。

  主人?我摇着头,不知道心里怎麽会冒出这个词汇的。

  因为手上沾黏着爱液,我更迫切的想要清洗一下,这次我看到了冰箱,我快步的走了过去,将冰箱打了开来,太好了,里面有三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我很想一股脑地将整瓶水倒在身上,但突然想到自己不知道还会被困在这里多长的时间,还是节省一点的好,而且一想到饮水的问题,我也才发现自己非常的口渴。

  我打开了矿泉水,一开始先慢慢地喝了一小口,但似乎对於极度乾燥的喉咙没有任何帮助,虽然想着要节省一点,我还是一下子就喝掉了半瓶。

  接着我想要寻找毛巾,没有浴室当然找不到毛巾,我转而寻找能够替代的布料,床单看来是不错的选择,但是我不想再靠近主人,主人?我又奇怪的摇了摇头,另外,我也不想使用屍体躺着的东西。

  我在电视边的角落发现了自己的衣服和胸罩,不过哪里都没有看见我的鞋子,倒是看到了主人的皮鞋……主人……我极力的想摆脱这个词汇,却发现自己只能这样来称呼主人,即便只是在心里。

  无计可施的状况下,我用矿泉水小心的沾湿自己的衣服,然後擦拭了身上湿黏的地方,用掉了剩下的半瓶水。

  虽然没办法洗衣服,我还是想先把脏掉的衣物给晾起来,所以我打开了衣橱,衣橱上层有着备用的床单,真是笨蛋,我咒骂了一下自己,应该早拿那个来清理身体,现在就有衣服可以穿了。

  在把衣服和裤子用衣架吊起来之後,我把备用的床单当成大浴巾式的包住自己的身体,至少不用再光着身体走来走去。

  我继续搜寻着能弄清自己发生了什麽事的线索,然後我看见了一台笔记型电脑,这不是我的电脑,那应该是主人的,啐,我又暗怒着自己在心里称呼他为主人。

  我打开电脑,果然要输入密码,我当然没有密码,不过我也注意到指纹解锁的功能,我转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主人……我懒得再生气了,现况是,也许我可以用主人的手指来帮电脑解锁,可是我实在不愿意再去碰他,刚才的感受太惊人了,我叹了一口气,决定先放弃这台电脑,我绕着房间走了一圈,除了没有开口与通讯设备之外,这就是间很一般的饭店房间,有电视、有床、有梳妆台、有衣橱、有冰箱,我翻了每一个抽屉,找到了一本圣经、两个保险套和一包巧克力,冰箱里除了剩下的两瓶矿泉水之外,还有两罐可乐,听说汽水的热量很高,我平常都是不敢喝的,如果到了真的不行的时候,这两罐可乐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多活几个小时。

  我打开了电视,终於确认现在是晚上,应该说都快天亮了,现在的时间是星期四的凌晨四点半,如果看的到外面的话,应该会看到阳光已经要探头了。

  从电视里看到了外界的模样,让我感觉自己慢慢回到了现实,我还记得星期三早上去上班的经历,也记得我到了公司,上午开了会,中午和我最要好的同事婷翎一起吃了咖哩饭……不对,那好像是星期二的事情,那我星期三吃什麽?我有吃午餐吗?记忆到这边变的相当模糊。

  想到这个,让我更加感觉肚子空的厉害,吃了两颗巧克力稍微充饥。

  终究,我还是想打开那台笔电,我将笔电放在了主人的右手旁边,然後用被单将自己的双手包了起来,希望主人有用指纹来设定密码,但就算有,会是哪只手指呢?我决定从先试试看右手的食指。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主人的右手,让他的右手食指贴到指纹感应器。

  但即使隔着被单,我还是感受到了那一股不可思议的幸福电流,还好我还能在恍惚之前,将主人的手指准确的摆在了感应器上,紧接着我整个人趴到了主人的旁边,奇妙而剧烈的高潮从接触到主人的双手蔓延开来,我用手指疯狂的抽弄着自己的私处,忘情的尖叫着。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我慢慢地回过神来,床上有着我的爱液造成的水渍,甚至连电脑上也喷到了几滴,然後我看向了萤幕,「请重新感应」,代表我失败了。

  我带着高潮的余韵和失望的情绪离开了床上,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来平复心情,然後我开了第二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下定决心要再试一次。

  这次试试看右手的拇指。

  又一次疯狂的高潮之後,我仍然只看到了令人失望的结果。

  我必须花好长一段时间来冷静下来,然後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当我尝试到第六次的时候,我几乎已经绝望了,也许主人根本没有使用指纹辨识,像是我自己的手机虽然也有这个功能,但我就没有设置。

  终於,我第七次的时候将主人的左手小指放在感应器上,又一次激烈的手淫与高潮过後,我抬起头看了电脑,终於成功地进入了作业系统,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我带着庆祝的心情将第二瓶矿泉水喝个精光,又吃了两颗巧克力补充体力。

  去你的,谁会用小指去设定啊!

  我将电脑拿到了书桌上放着,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脑上的地图,我本来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是被外星人抓走做什麽奇怪的实验,但地图上的定位显示着,我确实在地球上,而且就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饭店里。

  既然知道了自己在哪里,我一度想要在PTT上呼唤网友来救我,但一来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房间,也不知道该怎麽叙述自己的困境,这麽做可能只会被当成神经病而已,说不定还会被转贴到笨版让大家耻笑,我决定将这个方法当成最後的备案。

  我继续查看着电脑里的档案,然後,我找到了一个取名为『调教纪录』的资料夹,里面的子资料夹全都是女孩子的名字,我随手点进了第一个取名『王欣怡』的资料夹,里面大约有十个以日期取名的影像档案。

  我随便打开了一个档案,影片的背景是一个和我现在所在的房间很像的地方,不过旁边看的到窗户,一个年轻女孩坐在床沿,头重重的垂到了胸前。

  主人……没错,就是现在躺在我身边已经没有呼吸的这个人,走到了她的身边,搭着她的肩膀说着,「深深的放松,进入愈来愈深的催眠状态。」催眠?她被催眠了?

  这麽说起来,我也被催眠了吗?太多的想法一下子涌现出来,我感到脑袋一股刺痛。

  「当我数到三,你会清醒过来,但是当我一叫你睡,你就会立刻回到比现在更深沉的催眠状态,了解吗?」主人继续说着,女孩深深垂着的头微微的上下的移动着。

  「一、二、三,清醒过来。」

  女孩抬起了头,眼里闪过了一丝迷茫,然後困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是什麽地方?你是谁?」「你不记得自己来这里做什麽吗?」主人说着,女孩摇了摇头。

  「你也不记得自己被催眠了吗?」

  「催眠?才没有……」女孩看起来很没有自信的说着,「好奇怪,我要离开了。」女孩站了起来。

  然後催眠师在她面前挥了一下手,喊了声「睡」,女孩突然就像被关掉电源的机器人一样,整个人瘫软的跪了下去,主人扶住了她,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当我再度叫醒你的时候,你仍然不记得自己被催眠了,但是你不会想要离开这个房间,你会站起来脱光身上的衣服,并且不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直到我提醒你,同样的,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我叫你睡,你就会立刻回到比现在更深沉的催眠状态。」在主人叫醒了女孩之後,女孩继续质问着主人是谁,问他说自己为什麽会在这个地方,同时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脱去衣服,然後脱掉胸罩,接着拉下了裙子、褪去内裤,不一会儿全身就光溜溜的,表情却自然的就像什麽都没发生一样。

  「我主要是想欣赏你美丽的裸体,然後拍照留念。」主人说着,挥舞着手中的相机。

  「你这个变态,你在说什麽啊。」女孩生气的说着。

  「你不是也同意吗?不然你脱光衣服衣服做什麽?」「我才没……」女孩说到了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脱光了衣服,尖叫了一声蹲了下来拚命的挡住自己的身体。

  「睡吧。」主人说着。

  突然女孩又失去了力量,倒在地上睡了过去,原本蹲着的双腿顺势岔了开来,粉红色的阴户就这麽在镜头前展示着。

  「欣怡,我要你站起来,张开你的眼睛,但继续停留在放松而深沉的催眠状态。」女孩照做着,眼神里一片空洞,乖乖的站了起来,主人走了过去继续暗示着,「你的身体会停留在我移动的地方,很轻松的保持原来的姿势,你就像个雕像,美丽而没有意识的雕像。」主人一边说着,一边调整着女孩的姿势,将女孩的双手举起,挺起胸部,像芭蕾舞者一样的动作。

  然後退後拿了相机拍着照。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着,我关掉了视频,如果我也像这个女孩一样被催眠了的话,是不是这边也会有我的名字,我看着这些资料夹,想找到自己的名字。

  我叫什麽名字?

  妈的!我现在才发现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这确实很像催眠师常做的暗示,我大概可以更确定自己被催眠了!

  主人催眠了我,让我脱掉了上衣,然後像刚才影片里的女孩一样,变成了完全无法思考的人形模特儿,他拍着我的相片,摆弄着我的身体,让我举起双手像个雕像一样。

  然後,主人突然死掉了,天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也许是心脏病发还是什麽的,我就这麽一直乖乖的站着,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一直到了半夜三点才因为尿裤子而清醒了过来!

  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所以我只能叫他主人,这麽想的话,我应该只是在一间很普通的房间,有门、有窗户、也有电话,只不过我看不见,主人不让我看见。

  我不知道该认为自己幸运,遇到了主人发生意外,逃脱了继续被玩弄的命运,或应该认为自己运气太差,才碰到了这种困境。

  突然,我注意到资料夹中有一个相当熟悉的名字,我在公司里最要好的朋友-陈婷翎。

  我按捺不住的讶异,打开了资料夹,开启了其中一个档案。

  我看到婷翎全身脱光的跪在镜头前。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我的主人。」

  「你是谁?」

  「我是你的奴隶。」

  「你存在的意义是什麽?」

  「我为了你而存在,主人,服侍你就是我的人生意义。」婷翎是比我晚一年进入公司的後辈,留着一头大波浪的卷发,细致的五官看起来像个公主似的,但她的个性却完全不向外表那样的娇弱,她是一个能力很强又独立自主的女性,不管碰到什麽困难,她的眼里永远充满了自信,说起来很惭愧,她来公司後明明是我这个前辈应该指导她的,但反而好几次我碰到了困难,都是她挺身而出帮我处理的,我们也因此成为了好朋友。

  画面里的这个女孩,除了长的和她一样之外,一点都不像她。

  「舔我的脚趾。」

  「是的主人。」

  婷翎往前靠了过去,将头低到了地面,舔着主人的脚趾,然後主人抬起了脚,让婷翎舔到她的脚掌,婷翎嗅着、吻着,一点都不放过的舔过主人的每个脚趾缝和指甲缝隙,好像想把主人的脚整个吞进去一样,露出了十分卑微而享受的模样。

  我摀着嘴巴,无法自已的流下了眼泪,关掉了视频。

  我注意到最後两个视频,在日期的後面有个括号,里面写着一个我看不清楚的名字,我打开了档案。

  我看到了自己,有点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面,婷翎坐在我的身边,我们两个都穿着平常上班时会穿的套装,但婷翎的神智似乎很清醒,她看着我,然後深情的吻了一下我的嘴唇。

  我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唇,想像着被婷翎亲吻的感觉。

  「别急,等我催眠了她之後再来吧。」主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婷翎有点娇羞的笑着。

  然後主人出现在视频中,在桌上放了节拍器启动着,发出十分规律的滴答声响,主人摇了摇我的肩膀,让我稍微再清醒一点,然後在我面前点起了打火机,「不要闭上眼睛,专心的凝视着火焰,仔细地听着我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这样下去我会被主人再度催眠,我赶紧将声音切掉,然後快转着,快速地看着画面里发生的事情。

  我在快转的画面中,看到我和婷翎先後睡了过去,又过了一阵子,在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主人叫醒了我,我恢复了影片的速度,解除了静音。

  「感觉如何?」主人问着。

  「好放松的感觉。」我说着,脸上露出很开心的表情,然後突然发现了旁边还熟睡着的婷翎,「婷翎?她怎麽了?」我问着主人。

  「她被我催眠了。」

  「催眠?真的假的?」我露出了很讶异的表情。

  「当然是真的,而且你也已经被我催眠了。」

  「不会吧,我才刚……」我说到一半,然後主人不知道说了什麽。

  我大概和影片中的自己一起沉睡了过去。

  我又因为剧烈的尿意而醒了过来,一回过神後,尿液止不住的宣泄而出,流满了地板、也浸湿了我身上的床单,我发现自己先前坐着的椅子倒在我的面前,我躺在椅子旁边的地板上,左膝似乎有些肿了起来,好像是跌倒的时候撞伤的,我站了起来,把湿掉的床单解了开来,又恢复到一丝不挂的模样,因为面向左边侧躺的原因,我的左手麻到一个不行。

  我抬起头看了看时钟,短针指向了九点,我才睡了十分钟?

  不对,我想我大概睡了十二个小时!

  喉咙乾到快烧起来似的,肚子也不断的叫着,我打开了第三瓶矿泉水,喝了三分之一,然後用三分之一来擦拭沾着尿液的双腿,接着,我一口气吃了三颗巧克力。

  我慢慢地运转起脑袋,我想,应该是因为主人说出了会让我回到催眠的暗语,所以我会跟着影片里的自己一起睡去,而且我记得,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影片的末端,大概在我进入催眠之後影片就结束了,所以我就在没有人理我的状况下不停睡着,一直到身体到了极限才清醒了过来。

  我还是被主人控制着,我该怎麽才能摆脱他的控制?我感到一阵绝望,虽然主人已经死去了,但即使只是影片中的声音也仍然能控制着我,我一时之间感到悲从中来,蹲坐在墙角,尽可能地远离主人的屍体和自己的尿液,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也许过了十几分钟,哭完之後,我感觉脑袋更清醒了一点,想到自己会被影片中的声音控制,我突然有了一个灵感,没错,我不该绝望,或许这才是转机,我脑里闪现了一个计画。

  我望向了电脑,毫不意外的,电脑已经回到了待机状态,这意味着我必须再碰主人一次,再经历一次令人崩溃的手淫之後才能打开电脑。

  一次就够了吗?天啊,我竟然忘了我刚才是用左手还是右手的小指来解锁的?我记得我第一次用小指就成功了,然後我好像都是用先右手、再左手的顺序来试的,所以应该是右手吧,不过我好像也没有一直照着这顺序,因为每次尝试都得有一次死去活来的经历,我其实有点迷糊了。

  下定决心之後,我先用主人的右手小指给电脑开锁,因为又过了这麽多小时,主人的屍体显得更加冰冷与僵硬,发现到这一点才让我心里慢慢扬起了对屍体的恐惧,不过这样的恐惧只持续了也许不到一秒,因为我的内心立刻被猛烈的快感占据,所有的恐惧、烦恼一瞬间都好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拚命地用手指抽弄着自己的阴户,只有高潮才是我唯一的目标。

  慢慢回过神後,电脑显示着「请重新感应」,可恶,真的记错了,我做了几个深呼吸,让情绪慢慢平复之後,将电脑拿到了主人的左手边,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脑海里突然有一种想法:还有人能给我这样的高潮吗?我搧了自己一个耳光,讨厌自己竟然冒出这种想法。

  又重复了一次,在我经历了人生可能是最後一次如此激烈的高潮过後,电脑终於解锁了。

  我打开了几个『调教纪录』中的资料夹,开启里面最後一个档案,希望能找到主人帮女孩解除催眠控制的暗示,可惜,并没有那种东西,主人似乎没有打算放过这些女孩,而是想要把她们当作呼之即来的催眠奴隶,但这也不影响我的计画,我在每个视频中找到几个我需要的单词或句子,一个一个的把它截取出来。

  最後,我打开了我和婷翎一起出现的那个视频,直接将进度拉到了最後,就是这边,主人快要讲出那个会让我回到催眠状态的暗语了,我将鼠标放在暂停钮上,聚精会神的看着,如果这次又睡了过去,不知道又会睡过几个小时,我已经好久没吃点像样的东西了,说不定会就这麽一睡不醒。

  画面中的我说出「不会吧,我才刚」那一瞬间我将暂停按了下去,然後将时间记录下来,截取了接下来两秒钟的声音,然後我开始合成着这些素材。

  『(暗语),很好,深深地睡去,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我要你仔细地听着我的声音,当我数到三之後你会……』上面的部分很轻松,是从同一个地方节录的,接下来就比较辛苦了。

  『完全的、清醒过来、你会完全、脱离、我的控制、我所有的催眠指令、都会从你的大脑、消失、你将完全的、取回、对自己的控制、我所有的、催眠暗示、都不再、生效、都不会、对你产生、任何、作用、了解吗……』最後几句又比较轻松了。

  『很好,当我数到三之後,你就会清醒过来,感觉精神很好,完全的恢复正常,一、二、三,醒来!』已经十一点多了,短短的几段话弄了我快两个小时,我吃了两颗巧克力,祈祷着计划能够顺利进行,我将笔电放到了地上,自己也靠着床坐在地板上,我抚了下膝盖上的瘀青,我可不想再度在睡着时跌落到地上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後,我开启了自己制作的音频。

  一阵无法压抑的睡意压倒了我,我的世界落入了一片漆黑。

  我张开了眼睛,和之前因为身体受不了才醒来的状况明显不同,我感觉神清气爽,全身十分的轻松,但比起这些,真正让我感动到快哭出来的地方是,我一张眼就看到了面前的窗户。

  我成功了!

  我站了起来,自己仍然在同样的房间,但是门和窗户都出现了,门口摆着我的鞋子,另外我还发现自己的手提包和手机都放在桌上,房间中央还架着一部摄影机,我觉得很难理解的是,在我走来走去的时候,竟然都没有踢倒它,我真无法想像自己先前是用怎麽样的轨迹绕过它的。

  我的手机有着数十通的未接来电,公司、婷翎、还有我的家人,不知道该怎麽对他们解释我一整天的行踪,或者,我更应该要担心的是,这边死了一个人,警察会来调查这个房间吧?我又该怎麽解释自己为什麽陪了这个屍体一整天,房间里还撒满了我的尿水与爱液。

  我拿走了摄影机中的记忆卡,套上满是尿骚味的牛仔裤与上衣,将袜子直接塞进手提包後,带着笔电,套上了鞋子离开了房间,我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这些影像。

  我想赶快回家冲个热水澡,然後好好的吃一顿,剩下的事,等吃饱之後再慢慢烦恼吧。

  ==================================

  我是只会写MC文的火猫。

  在这里发表这篇文章其实有点犹豫,因为比较淡色,不过虽然自己说有点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的点子,所以很想看看更多人的评论。

  唔,希望大家能接受这算是一篇色文……

  ==================================

  我什麽也看不见。

  我并不是处在没有光线的地方,我也没有闭上眼睛,更不是瞎子。

  其实更准确的说,我并不是看不见,而是我没有看到,各式各样的光芒与线条映入我的眼里,对我而言只是毫不相关的色彩与几何图形,我感觉自己非常的轻松,就像在云端里飞翔,但我其实并不知道我在哪里。

  或者真的穿梭在云端?或着只是在一个肮脏不堪的卫生间?

  我不在乎。我只是持续地处於这个虚无的世界中,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我感觉不到自己,甚至感受不到时光的流逝。

  我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主人没有任何命令。

  我是主人的奴隶,我的身体、灵魂都完全的属於主人,在主人给我命令之前,我不用思考、不用感受,我只需要等待着。

  主人没有任何命令。

  突然间,我感觉大腿之间有一股热流,一瞬间,原本完全停滞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拨动了时钟,身体的感受迅速的从大腿间湿黏的感觉扩散开来,我感到双膝酸软、肩膀剧烈的疼痛,我放下了手臂,才知道我一直举着双手。

  膀胱快涨破的感觉也迅速的加剧,我无法控制地蹲了下来,虽然似乎还穿着裤子,但我一刻也无法忍受的让剩下的尿液完全宣泄出来。

  同时,眼前的光芒迅速的聚焦成形,原本毫不相关的几何图形开始组成原来的形体,我看到了一张白色的床,床上躺着我不认识的男人,这里很像是平价的商务饭店里的房间,我发现自己赤裸着上半身,下面穿着牛仔裤,现在牛仔裤的大腿部分被浸湿了一大片,尿液从已经饱和的牛仔布料滴到了地上。

  我没有穿鞋子,脚上只剩下粉红色的袜子,但也沾上了尿液。

  我的眼睛涩的像要快烧起来似的,我闭上双眼,用手掌摀住自己的脸,手指在眼皮上加压按摩着,我才发现自己的下巴嘴角都是湿的,甚至有着湿过又乾掉的痕迹,唾液被风乾的酸味涌进了我的鼻腔里。

  我脱掉了湿透的裤子、内裤还有袜子,在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之前,我想先洗去身上那些令人不悦的气味。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浴室。

  不是没有浴室而已,没有门、没有窗户,虽然看着像房间,但这里似乎更像是一个大箱子,有着一般房间该有的家俱,但却缺少了与外界联系的通道,我注意到这里也没有电话,墙上挂着时钟,显示着三点三十分,下午三点?还是半夜三点?我一点线索也没有。

  我到底是怎麽来到这里的?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找不到任何关於这里的记忆。

  我慢慢地走向躺在床上的男人,男人紧闭着双眼,头部朝上仰躺在床的正中央,双脚悬在床的外面,西装笔挺的,戴着领带还穿着西装外套,对比着一丝不挂的自己,我心里有一股很不公平的感觉。

  我不想吵醒他,希望能在他醒来之前在他身上找到些什麽线索,但我很快发现自己的顾虑是多余的,因为,床上躺着只是一具屍体。

  虽然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明显已经没有了气息。

  我翻着他的口袋希望能找到些什麽,其实我有点意外,人生第一次和死人共处一室,我竟然对这具屍体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恐惧,或许是现在诡异的状况让我无心分神在恐惧上面,也可能是他才刚死,没有太多屍体的样子,但正这麽想着,我突然间浑身颤抖了一下,跳了开来。

  我并不是被什麽吓到了,而是我想将他翻过身来,拿他屁股後面的皮夹,在抬起他的手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一股极致幸福的快感冲到了脑门,我不确定自己发出了怎麽样的声音,慢慢地恢复过来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正按摩着私处,腿上的尿水与爱液混杂到了一起。

  还是先离主人远一点的好。

  主人?我摇着头,不知道心里怎麽会冒出这个词汇的。

  因为手上沾黏着爱液,我更迫切的想要清洗一下,这次我看到了冰箱,我快步的走了过去,将冰箱打了开来,太好了,里面有三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我很想一股脑地将整瓶水倒在身上,但突然想到自己不知道还会被困在这里多长的时间,还是节省一点的好,而且一想到饮水的问题,我也才发现自己非常的口渴。

  我打开了矿泉水,一开始先慢慢地喝了一小口,但似乎对於极度乾燥的喉咙没有任何帮助,虽然想着要节省一点,我还是一下子就喝掉了半瓶。

  接着我想要寻找毛巾,没有浴室当然找不到毛巾,我转而寻找能够替代的布料,床单看来是不错的选择,但是我不想再靠近主人,主人?我又奇怪的摇了摇头,另外,我也不想使用屍体躺着的东西。

  我在电视边的角落发现了自己的衣服和胸罩,不过哪里都没有看见我的鞋子,倒是看到了主人的皮鞋……主人……我极力的想摆脱这个词汇,却发现自己只能这样来称呼主人,即便只是在心里。

  无计可施的状况下,我用矿泉水小心的沾湿自己的衣服,然後擦拭了身上湿黏的地方,用掉了剩下的半瓶水。

  虽然没办法洗衣服,我还是想先把脏掉的衣物给晾起来,所以我打开了衣橱,衣橱上层有着备用的床单,真是笨蛋,我咒骂了一下自己,应该早拿那个来清理身体,现在就有衣服可以穿了。

  在把衣服和裤子用衣架吊起来之後,我把备用的床单当成大浴巾式的包住自己的身体,至少不用再光着身体走来走去。

  我继续搜寻着能弄清自己发生了什麽事的线索,然後我看见了一台笔记型电脑,这不是我的电脑,那应该是主人的,啐,我又暗怒着自己在心里称呼他为主人。

  我打开电脑,果然要输入密码,我当然没有密码,不过我也注意到指纹解锁的功能,我转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主人……我懒得再生气了,现况是,也许我可以用主人的手指来帮电脑解锁,可是我实在不愿意再去碰他,刚才的感受太惊人了,我叹了一口气,决定先放弃这台电脑,我绕着房间走了一圈,除了没有开口与通讯设备之外,这就是间很一般的饭店房间,有电视、有床、有梳妆台、有衣橱、有冰箱,我翻了每一个抽屉,找到了一本圣经、两个保险套和一包巧克力,冰箱里除了剩下的两瓶矿泉水之外,还有两罐可乐,听说汽水的热量很高,我平常都是不敢喝的,如果到了真的不行的时候,这两罐可乐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多活几个小时。

  我打开了电视,终於确认现在是晚上,应该说都快天亮了,现在的时间是星期四的凌晨四点半,如果看的到外面的话,应该会看到阳光已经要探头了。

  从电视里看到了外界的模样,让我感觉自己慢慢回到了现实,我还记得星期三早上去上班的经历,也记得我到了公司,上午开了会,中午和我最要好的同事婷翎一起吃了咖哩饭……不对,那好像是星期二的事情,那我星期三吃什麽?我有吃午餐吗?记忆到这边变的相当模糊。

  想到这个,让我更加感觉肚子空的厉害,吃了两颗巧克力稍微充饥。

  终究,我还是想打开那台笔电,我将笔电放在了主人的右手旁边,然後用被单将自己的双手包了起来,希望主人有用指纹来设定密码,但就算有,会是哪只手指呢?我决定从先试试看右手的食指。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主人的右手,让他的右手食指贴到指纹感应器。

  但即使隔着被单,我还是感受到了那一股不可思议的幸福电流,还好我还能在恍惚之前,将主人的手指准确的摆在了感应器上,紧接着我整个人趴到了主人的旁边,奇妙而剧烈的高潮从接触到主人的双手蔓延开来,我用手指疯狂的抽弄着自己的私处,忘情的尖叫着。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我慢慢地回过神来,床上有着我的爱液造成的水渍,甚至连电脑上也喷到了几滴,然後我看向了萤幕,「请重新感应」,代表我失败了。

  我带着高潮的余韵和失望的情绪离开了床上,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来平复心情,然後我开了第二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下定决心要再试一次。

  这次试试看右手的拇指。

  又一次疯狂的高潮之後,我仍然只看到了令人失望的结果。

  我必须花好长一段时间来冷静下来,然後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当我尝试到第六次的时候,我几乎已经绝望了,也许主人根本没有使用指纹辨识,像是我自己的手机虽然也有这个功能,但我就没有设置。

  终於,我第七次的时候将主人的左手小指放在感应器上,又一次激烈的手淫与高潮过後,我抬起头看了电脑,终於成功地进入了作业系统,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我带着庆祝的心情将第二瓶矿泉水喝个精光,又吃了两颗巧克力补充体力。

  去你的,谁会用小指去设定啊!

  我将电脑拿到了书桌上放着,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脑上的地图,我本来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是被外星人抓走做什麽奇怪的实验,但地图上的定位显示着,我确实在地球上,而且就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饭店里。

  既然知道了自己在哪里,我一度想要在PTT上呼唤网友来救我,但一来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房间,也不知道该怎麽叙述自己的困境,这麽做可能只会被当成神经病而已,说不定还会被转贴到笨版让大家耻笑,我决定将这个方法当成最後的备案。

  我继续查看着电脑里的档案,然後,我找到了一个取名为『调教纪录』的资料夹,里面的子资料夹全都是女孩子的名字,我随手点进了第一个取名『王欣怡』的资料夹,里面大约有十个以日期取名的影像档案。

  我随便打开了一个档案,影片的背景是一个和我现在所在的房间很像的地方,不过旁边看的到窗户,一个年轻女孩坐在床沿,头重重的垂到了胸前。

  主人……没错,就是现在躺在我身边已经没有呼吸的这个人,走到了她的身边,搭着她的肩膀说着,「深深的放松,进入愈来愈深的催眠状态。」催眠?她被催眠了?

  这麽说起来,我也被催眠了吗?太多的想法一下子涌现出来,我感到脑袋一股刺痛。

  「当我数到三,你会清醒过来,但是当我一叫你睡,你就会立刻回到比现在更深沉的催眠状态,了解吗?」主人继续说着,女孩深深垂着的头微微的上下的移动着。

  「一、二、三,清醒过来。」

  女孩抬起了头,眼里闪过了一丝迷茫,然後困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是什麽地方?你是谁?」「你不记得自己来这里做什麽吗?」主人说着,女孩摇了摇头。

  「你也不记得自己被催眠了吗?」

  「催眠?才没有……」女孩看起来很没有自信的说着,「好奇怪,我要离开了。」女孩站了起来。

  然後催眠师在她面前挥了一下手,喊了声「睡」,女孩突然就像被关掉电源的机器人一样,整个人瘫软的跪了下去,主人扶住了她,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当我再度叫醒你的时候,你仍然不记得自己被催眠了,但是你不会想要离开这个房间,你会站起来脱光身上的衣服,并且不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直到我提醒你,同样的,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我叫你睡,你就会立刻回到比现在更深沉的催眠状态。」在主人叫醒了女孩之後,女孩继续质问着主人是谁,问他说自己为什麽会在这个地方,同时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脱去衣服,然後脱掉胸罩,接着拉下了裙子、褪去内裤,不一会儿全身就光溜溜的,表情却自然的就像什麽都没发生一样。

  「我主要是想欣赏你美丽的裸体,然後拍照留念。」主人说着,挥舞着手中的相机。

  「你这个变态,你在说什麽啊。」女孩生气的说着。

  「你不是也同意吗?不然你脱光衣服衣服做什麽?」「我才没……」女孩说到了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脱光了衣服,尖叫了一声蹲了下来拚命的挡住自己的身体。

  「睡吧。」主人说着。

  突然女孩又失去了力量,倒在地上睡了过去,原本蹲着的双腿顺势岔了开来,粉红色的阴户就这麽在镜头前展示着。

  「欣怡,我要你站起来,张开你的眼睛,但继续停留在放松而深沉的催眠状态。」女孩照做着,眼神里一片空洞,乖乖的站了起来,主人走了过去继续暗示着,「你的身体会停留在我移动的地方,很轻松的保持原来的姿势,你就像个雕像,美丽而没有意识的雕像。」主人一边说着,一边调整着女孩的姿势,将女孩的双手举起,挺起胸部,像芭蕾舞者一样的动作。

  然後退後拿了相机拍着照。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着,我关掉了视频,如果我也像这个女孩一样被催眠了的话,是不是这边也会有我的名字,我看着这些资料夹,想找到自己的名字。

  我叫什麽名字?

  妈的!我现在才发现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这确实很像催眠师常做的暗示,我大概可以更确定自己被催眠了!

  主人催眠了我,让我脱掉了上衣,然後像刚才影片里的女孩一样,变成了完全无法思考的人形模特儿,他拍着我的相片,摆弄着我的身体,让我举起双手像个雕像一样。

  然後,主人突然死掉了,天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也许是心脏病发还是什麽的,我就这麽一直乖乖的站着,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一直到了半夜三点才因为尿裤子而清醒了过来!

  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所以我只能叫他主人,这麽想的话,我应该只是在一间很普通的房间,有门、有窗户、也有电话,只不过我看不见,主人不让我看见。

  我不知道该认为自己幸运,遇到了主人发生意外,逃脱了继续被玩弄的命运,或应该认为自己运气太差,才碰到了这种困境。

  突然,我注意到资料夹中有一个相当熟悉的名字,我在公司里最要好的朋友-陈婷翎。

  我按捺不住的讶异,打开了资料夹,开启了其中一个档案。

  我看到婷翎全身脱光的跪在镜头前。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我的主人。」

  「你是谁?」

  「我是你的奴隶。」

  「你存在的意义是什麽?」

  「我为了你而存在,主人,服侍你就是我的人生意义。」婷翎是比我晚一年进入公司的後辈,留着一头大波浪的卷发,细致的五官看起来像个公主似的,但她的个性却完全不向外表那样的娇弱,她是一个能力很强又独立自主的女性,不管碰到什麽困难,她的眼里永远充满了自信,说起来很惭愧,她来公司後明明是我这个前辈应该指导她的,但反而好几次我碰到了困难,都是她挺身而出帮我处理的,我们也因此成为了好朋友。

  画面里的这个女孩,除了长的和她一样之外,一点都不像她。

  「舔我的脚趾。」

  「是的主人。」

  婷翎往前靠了过去,将头低到了地面,舔着主人的脚趾,然後主人抬起了脚,让婷翎舔到她的脚掌,婷翎嗅着、吻着,一点都不放过的舔过主人的每个脚趾缝和指甲缝隙,好像想把主人的脚整个吞进去一样,露出了十分卑微而享受的模样。

  我摀着嘴巴,无法自已的流下了眼泪,关掉了视频。

  我注意到最後两个视频,在日期的後面有个括号,里面写着一个我看不清楚的名字,我打开了档案。

  我看到了自己,有点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面,婷翎坐在我的身边,我们两个都穿着平常上班时会穿的套装,但婷翎的神智似乎很清醒,她看着我,然後深情的吻了一下我的嘴唇。

  我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唇,想像着被婷翎亲吻的感觉。

  「别急,等我催眠了她之後再来吧。」主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婷翎有点娇羞的笑着。

  然後主人出现在视频中,在桌上放了节拍器启动着,发出十分规律的滴答声响,主人摇了摇我的肩膀,让我稍微再清醒一点,然後在我面前点起了打火机,「不要闭上眼睛,专心的凝视着火焰,仔细地听着我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这样下去我会被主人再度催眠,我赶紧将声音切掉,然後快转着,快速地看着画面里发生的事情。

  我在快转的画面中,看到我和婷翎先後睡了过去,又过了一阵子,在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主人叫醒了我,我恢复了影片的速度,解除了静音。

  「感觉如何?」主人问着。

  「好放松的感觉。」我说着,脸上露出很开心的表情,然後突然发现了旁边还熟睡着的婷翎,「婷翎?她怎麽了?」我问着主人。

  「她被我催眠了。」

  「催眠?真的假的?」我露出了很讶异的表情。

  「当然是真的,而且你也已经被我催眠了。」

  「不会吧,我才刚……」我说到一半,然後主人不知道说了什麽。

  我大概和影片中的自己一起沉睡了过去。

  我又因为剧烈的尿意而醒了过来,一回过神後,尿液止不住的宣泄而出,流满了地板、也浸湿了我身上的床单,我发现自己先前坐着的椅子倒在我的面前,我躺在椅子旁边的地板上,左膝似乎有些肿了起来,好像是跌倒的时候撞伤的,我站了起来,把湿掉的床单解了开来,又恢复到一丝不挂的模样,因为面向左边侧躺的原因,我的左手麻到一个不行。

  我抬起头看了看时钟,短针指向了九点,我才睡了十分钟?

  不对,我想我大概睡了十二个小时!

  喉咙乾到快烧起来似的,肚子也不断的叫着,我打开了第三瓶矿泉水,喝了三分之一,然後用三分之一来擦拭沾着尿液的双腿,接着,我一口气吃了三颗巧克力。

  我慢慢地运转起脑袋,我想,应该是因为主人说出了会让我回到催眠的暗语,所以我会跟着影片里的自己一起睡去,而且我记得,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影片的末端,大概在我进入催眠之後影片就结束了,所以我就在没有人理我的状况下不停睡着,一直到身体到了极限才清醒了过来。

  我还是被主人控制着,我该怎麽才能摆脱他的控制?我感到一阵绝望,虽然主人已经死去了,但即使只是影片中的声音也仍然能控制着我,我一时之间感到悲从中来,蹲坐在墙角,尽可能地远离主人的屍体和自己的尿液,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也许过了十几分钟,哭完之後,我感觉脑袋更清醒了一点,想到自己会被影片中的声音控制,我突然有了一个灵感,没错,我不该绝望,或许这才是转机,我脑里闪现了一个计画。

  我望向了电脑,毫不意外的,电脑已经回到了待机状态,这意味着我必须再碰主人一次,再经历一次令人崩溃的手淫之後才能打开电脑。

  一次就够了吗?天啊,我竟然忘了我刚才是用左手还是右手的小指来解锁的?我记得我第一次用小指就成功了,然後我好像都是用先右手、再左手的顺序来试的,所以应该是右手吧,不过我好像也没有一直照着这顺序,因为每次尝试都得有一次死去活来的经历,我其实有点迷糊了。

  下定决心之後,我先用主人的右手小指给电脑开锁,因为又过了这麽多小时,主人的屍体显得更加冰冷与僵硬,发现到这一点才让我心里慢慢扬起了对屍体的恐惧,不过这样的恐惧只持续了也许不到一秒,因为我的内心立刻被猛烈的快感占据,所有的恐惧、烦恼一瞬间都好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拚命地用手指抽弄着自己的阴户,只有高潮才是我唯一的目标。

  慢慢回过神後,电脑显示着「请重新感应」,可恶,真的记错了,我做了几个深呼吸,让情绪慢慢平复之後,将电脑拿到了主人的左手边,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脑海里突然有一种想法:还有人能给我这样的高潮吗?我搧了自己一个耳光,讨厌自己竟然冒出这种想法。

  又重复了一次,在我经历了人生可能是最後一次如此激烈的高潮过後,电脑终於解锁了。

  我打开了几个『调教纪录』中的资料夹,开启里面最後一个档案,希望能找到主人帮女孩解除催眠控制的暗示,可惜,并没有那种东西,主人似乎没有打算放过这些女孩,而是想要把她们当作呼之即来的催眠奴隶,但这也不影响我的计画,我在每个视频中找到几个我需要的单词或句子,一个一个的把它截取出来。

  最後,我打开了我和婷翎一起出现的那个视频,直接将进度拉到了最後,就是这边,主人快要讲出那个会让我回到催眠状态的暗语了,我将鼠标放在暂停钮上,聚精会神的看着,如果这次又睡了过去,不知道又会睡过几个小时,我已经好久没吃点像样的东西了,说不定会就这麽一睡不醒。

  画面中的我说出「不会吧,我才刚」那一瞬间我将暂停按了下去,然後将时间记录下来,截取了接下来两秒钟的声音,然後我开始合成着这些素材。

  『(暗语),很好,深深地睡去,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我要你仔细地听着我的声音,当我数到三之後你会……』上面的部分很轻松,是从同一个地方节录的,接下来就比较辛苦了。

  『完全的、清醒过来、你会完全、脱离、我的控制、我所有的催眠指令、都会从你的大脑、消失、你将完全的、取回、对自己的控制、我所有的、催眠暗示、都不再、生效、都不会、对你产生、任何、作用、了解吗……』最後几句又比较轻松了。

  『很好,当我数到三之後,你就会清醒过来,感觉精神很好,完全的恢复正常,一、二、三,醒来!』已经十一点多了,短短的几段话弄了我快两个小时,我吃了两颗巧克力,祈祷着计划能够顺利进行,我将笔电放到了地上,自己也靠着床坐在地板上,我抚了下膝盖上的瘀青,我可不想再度在睡着时跌落到地上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後,我开启了自己制作的音频。

  一阵无法压抑的睡意压倒了我,我的世界落入了一片漆黑。

  我张开了眼睛,和之前因为身体受不了才醒来的状况明显不同,我感觉神清气爽,全身十分的轻松,但比起这些,真正让我感动到快哭出来的地方是,我一张眼就看到了面前的窗户。

  我成功了!

  我站了起来,自己仍然在同样的房间,但是门和窗户都出现了,门口摆着我的鞋子,另外我还发现自己的手提包和手机都放在桌上,房间中央还架着一部摄影机,我觉得很难理解的是,在我走来走去的时候,竟然都没有踢倒它,我真无法想像自己先前是用怎麽样的轨迹绕过它的。

  我的手机有着数十通的未接来电,公司、婷翎、还有我的家人,不知道该怎麽对他们解释我一整天的行踪,或者,我更应该要担心的是,这边死了一个人,警察会来调查这个房间吧?我又该怎麽解释自己为什麽陪了这个屍体一整天,房间里还撒满了我的尿水与爱液。

  我拿走了摄影机中的记忆卡,套上满是尿骚味的牛仔裤与上衣,将袜子直接塞进手提包後,带着笔电,套上了鞋子离开了房间,我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这些影像。

  我想赶快回家冲个热水澡,然後好好的吃一顿,剩下的事,等吃饱之後再慢慢烦恼吧。

  总字节数:35069

  【全文完】

上一篇:小街春色 下一篇:那年暑假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