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我和我的性启蒙人妻


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回家乡的一个政府事业单位上班,因为单位工作性质的原因,对相关技术要求比较高,所以单位给我安排了一个姓杨的男同事教我专门的技术操作,他比我大5岁,虽然人长得其貌不扬,只有1。65,但是是单位的总工程师,技术精英,属于内秀型的技术人才,人也比较内向,但是对我还不错,我一直喊他杨哥。

  跟他学了两个多星期后的一天,我下午去办公室,突然发现前面有个身材高挑,下身牛仔裤,上面穿件短袖T恤,扎个马尾辫的女人正准备进我们的办公室,我不禁很高兴,心想莫非我们单位给我那里又分配来了个美女同事?那以后上班可就爽多了啊。

  快步走进办公室后,发现美女正在和杨哥说话,杨哥见我进来后,就给我介绍了一下,原来那个美女是他老婆,姓林,我也就跟着喊「林姐,你好,我是跟着杨哥学习的小陈」趁着打招呼,我稍微仔细的看了一下林姐的样子,大眼睛,虽然长得不算很漂亮,但是看起来很妩媚,很有女人味,身材更是一级棒,她大概有170cm(我177,比她高小半个头,纯看外表,我比她老公可强太多了,和她站在一起很般配的说,呵呵),胸挺腰细臀翘腿长。

  真是不知道以杨哥那档次当年怎么能找到这么爽的美女老婆。慢慢熟了,才知道,林姐和杨哥当年是同班同学,而杨哥那时候又很有才华,所以大学一毕业就把林姐娶进门了,现在林姐自己在步行街开了家小的服装店,她自己当老板比较闲,人又比较活泼外向。

  杨哥是单位技术骨干,经常要去下面县里出差,她一个人在家没意思所以经常有空就来我们单位,和我们单位的同事聊天逛街,单位上的人都蛮喜欢她。

  后来,因为她经常到办公室来玩,和我也越来越熟,我又是个见到美女就比较兴奋的人,经常趁着杨哥出差不在办公室的机会和林姐开些小玩笑,她也不生气,每次只是说「你好讨厌」,再就是用拳头打我两下,感觉和打情骂俏没什么区别。

  因为我在外面租的房子要路过她家,有时候她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而杨哥又出差了的话,也就喊我去帮忙。

  一天,林姐家里重新装修厨房,杨哥在外地出差,我又被林姐喊去帮忙,忙活了一中午,终于搞得差不多了,我站在椅子上打扫橱窗上的灰,林姐站在旁边帮我递抹布。

  当时是夏天,我穿了件短袖T恤,休闲短裤,她也只穿了件短袖T恤,牛仔裤,我站在椅子上面,林姐正在弯腰清洗抹布,突然,我在上面从林姐的T恤领口里面清楚的看到了淡紫色的乳罩包裹着两团雪白的乳球,真是养眼啊。

  我趁着她没注意,狠狠的饱览了一下C罩杯的风景(以前大学里面女朋友才A罩……),小弟弟也迅速的抬头,我心里想这下尴尬了,休闲短裤根本就包不住,很明显的下面撑起了一团,她洗完抹布递给我的时候,眼睛一下就瞄到了我下面的变化,她脸上一红,估计也猜到刚才走光被我看到了,把抹布往我手上一塞,说道「小坏蛋……」我也有些心虚,摸了摸头发,嘿嘿笑了两声,赶紧擦完橱窗溜之大吉。

  不过这次以后,我和林姐的关系更熟了,有时候还单独出去吃饭,陪她逛街买衣服零食。

  不久后,一个闷热的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下起了大暴雨,我提早下班,披着雨衣,骑着摩托车回家,在路过公共汽车站的时候,看见林姐也在那里等车,她没带伞,又打不到的,我立刻骑车赶到那里,喊「林姐,上来吧,我搭你回去」,她看了看周围,就坐到我的后座,钻进了雨衣里面。

  等她坐好后,我发动摩托车,顶着风雨送她回去,因为雨大风大,雨衣根本包不住我们两个,下雨我也不敢骑太快,还没到家,我和她身上都已经快湿透了,风一吹,我感到她打了两个冷颤,开始只是扶着我后背的手,慢慢的环上了我的腰间,柔软高耸的胸脯顶着我的后背,和外面的风雨一起,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把她送到家后,我正准备继续冒雨回家,她喊住了我「阿铭,你杨哥又在外地出差一个星期,你还是进屋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晚上也就在我这里随便吃点东西算了。」我一听,求之不得,就跟着进了她家里,进屋后,她给我泡了杯热茶,先让我坐一会,她拿了两件衣服先去洗澡。

  我在客厅听着浴室里面流水的声音,想象她在里面全裸的样子,真是坐立不安,不一会,她换了件干爽的T恤,穿了件牛仔短裤,擦着头发出来说「阿铭,你赶快进去洗吧,别感冒了。」我呆呆的看了看她出水芙蓉的样子,发梢还在滴水,瓜子脸上还带着刚出浴的红晕,高耸的乳房将白色的T恤顶起,修长雪白的大腿上面连细小的血管似乎都清晰可见,她见我在呆看她,推了我一把「小坏蛋,看什么看,赶快去洗澡!」我回过神,快步冲进了浴室,把门关上,浴室里面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体淡淡的体香,我飞快脱下衣裤,打开热水,用水淋着全身,脑海里还不停的浮现着她的样子,小弟弟也坚硬的向上竖立着。

  突然,我发现浴室的脸盆里面竟然有她刚换下的内衣裤,我立刻冲上去,抓起粉色的乳罩和内裤放蒙在我脸上,一股混合着体香,香水和淡腥味的味道直冲我的鼻子,我忍不住深深的连吸了几口气,在放下前又舍不得的拿着她的内裤在我的小弟弟上摩擦了几下。

  洗了一会我洗完了,她在浴室外面听到关水的声音后,说到「阿铭,你的衣服裤子都湿透了,先别穿,我给你拿了条你杨哥还没穿过的休闲短裤给你,有点小,但是将就一下吧。」说完,敲了敲浴室门,我站在浴室门后,把门打开一道口,她小手拿着一条新休闲短裤和一件灰色T恤递了进来,结果我一穿,感觉真别扭,衣服完全穿不进去,裤子也小了,因为没内裤包着,勃起的小弟弟根本遮不住,把休闲裤撑得象个帐篷。

  不过没办法,只能这样出去了,她见我打个赤膊穿条短裤,下面又撑起来老高的走了出来,脸上一片晕红,眼睛也有些朦胧起来,(说实话,我因为经常踢足球打羽毛球,身材是很好的,胸肌,腹肌都比较明显,大腿也粗壮)我摸了摸头发,不好意思的说「林姐,不好意思,衣服实在是穿不进去,硬穿我怕把衣服搞坏」,她也没说什么,把头稍微偏过去,想从我手上把衣服接回去,就在接衣服的时候,她的手无意间碰到了我的手,我感到她身上一颤,手一抖,衣服掉到了地上。

  我和她同时弯腰准备去拣衣服,结果我的手没拣到衣服,却抓到了她的小手,顿时,我们两个都没说话,我的手没松开,她的手也没挣开,屋里一片安静。

  只看到她越来越红的小脸,听到我们俩越来越粗的呼吸,终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鼓起勇气,一下拉着她的手站起来,稍微用劲一拉,把她拉进了我的怀里。

  头也低下去准备亲她,她不让我亲,慌乱的退后,一直靠到墙,无路可退,我身体抵着她,双手抓着她的手,贴在她的身边,低头闻着她的发香,她高耸的乳房顶着我赤裸的胸口。

  我猛然亲下去,从额头到眼睛到鼻子脸颊,最后当亲到她香甜的嘴唇的时候,她猛然反应过来,双手一下环抱着我的腰,嘴巴张开,让我的舌头伸了进去。

  她的香舌灵活的挑逗着我,我们俩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的手忍不住从她T恤的下面伸进去,抓住她的乳房,隔着乳罩抚摸着,摸了一会不过瘾,伸到她的后背,解开了她乳罩的拉扣,因为她的乳罩是有肩带,所以还挂在她身上,但是我的双手已经可以直接摸到她的乳房了。

  当我双手抓住她挺翘的乳房的时候,感觉她身体先是一硬,紧接着就软了下去,我扶着她的身体,准备脱她的裤子,她拉着我的手说「别,别在这里,到床上去」。

  我横抱着她,进了卧室,坐在床边,把她的两腿分开坐在我的腿上,先把她的衣服和乳罩一把脱下来。

  我眼前一亮,只见她雪白的咪咪上面,两粒淡褐色的乳头挺立着,乳房很大(后来问她才知道是34C),一只手都抓不过来,我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和她接吻,然后从嘴亲到耳垂,再亲到脖子,肩,最后一口含住她的乳头,用舌头在她乳头上画圈。

  她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亲了好一会,我把她平放在床上,拉下了她的短裤,我一下看呆了,高耸的乳房下面突然是紧缩的细腰,又突然在胯部臀部放大,就像一个葫芦一样,下体一片茂盛的阴毛,覆盖在深褐色的阴唇上面。

  我小心的用手摸开她的阴唇,粉红色的阴道口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咽了咽口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见真实女人的下体,(很悲催的说,读大学的时候,和女朋友最多只亲了她的乳房,再下一步女朋友就坚决不干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都还是个处男)。

  我拿中指慢慢的伸进了她的阴道,只感觉里面很热很滑,接着又把食指也伸了进去,两只手指抽插了十多下,听见她不停的呻吟喘息。

  我一下脱掉我的裤子,伏在她的身上,把早已挺立坚硬的阴茎就往她的阴道里面插去。

  但是实在是很丢脸,因为第一次没经验,找不到进去的口,在她的下面插来插去,搞了半天也没插进去。

  她开始闭着眼睛,后面看我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轻轻说到「别动,让我来」,接着她翻过身。

  我平躺在床上,她双腿张开坐在我身上,伏下身,用一边用嘴慢慢的亲我的耳垂,乳头,从上面一直亲到我的肚脐下面,一边用她的下面和我的阴茎摩擦,那感觉真是爽。

  最后她张开大腿,用小手抓住我早已坚硬如铁的阴茎,慢慢的塞进了她的阴道,在插进去的那一刹那,她发出「嗯」的一声呻吟,上身挺立,我感觉阴茎象是插入了一团热水之中,阴道里面的润滑液包裹着我的阴茎,一圈圈的褶皱象一个个小环在套弄着我的龟头。

  慢慢的,我的阴茎整根全部插入的她的阴道,她也轻呼出了一口气「好大,好硬,好热啊……嗯……」接着她用手撑着身体,腰肢慢慢扭动,快感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

  我看着她晕红的脸颊,起伏的乳房,耸动的腰肢,一把搂过她,嘴巴使劲吸允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疯狂的揉捏着她另一边乳房,她嘴里发出呻吟「我要我要……」下面也更加快速的耸动,才耸动了几十下,我就憋不住了,感觉尾椎一阵酥麻,大腿紧绷,阴茎一阵跳动,接着精液就喷薄而出,全部射入了她的阴道里面。

  在我射完以后,她从我身上下来,先拿了点餐厅纸帮我和她擦拭了一下下体,接着她就跑到浴室去冲洗下面,我躺在床上,一边回味刚才高潮的快感,一边懊恼自己的第一次这么快就结束了,估计她都会比较失望吧。

  过了一会,她围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睡在我的身边,我搂过她的肩膀,手又伸进她的浴巾里面抚摸着她饱满的乳房,她也一边摸着我的阴茎,一边安慰我「嘻嘻,你是不是第一次呀,男人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做多了就会好的,呵呵」。

  在她手指灵活的挑逗下,我的小弟弟很快又硬了起来(年轻就是好啊,恢复迅速,不像现在老了,射一次后要半天才能继续战斗,呵呵),我一把扯掉她的浴巾,看着她丰满的乳房上下颤动,乳头还保持充血肿大的样子,心头一片火热,张口就吻上她可爱的小嘴,嘴里吸允着她的舌头,双手不停的揉捏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她在我身下轻轻的颤抖,鼻子发出「嗯嗯」的叫声,接着我又把嘴巴从她嘴唇转移到她的乳头上面,轻轻的咬、扯、吸,舌头在乳房和乳晕上舔,画着圈,她一只手在我后背无意识的滑动,另一只手在下面套弄着我坚挺的阴茎,嘴里发出丝丝的呻吟,接着我把她的双腿张开,跪坐在她双腿的中间,她用手抓着我的阴茎对着她湿滑的阴道口插去,我看着我涨得黑红的龟头撑开了她的阴道口,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插进她的阴道深处,当整根阴茎完全插入她的阴道里面后,她半眯着眼睛象是要滴出水来,满脸红晕,嘴里呻吟着「慢点,嗯,嗯,慢点……」我感觉象是有张火热的小口在不停的吸允我的龟头,脑海里一片空白,以前在书本和av里面看到的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两深全部抛在脑后,只知道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来回抽插,她修长的双腿夹在我的腰上,随着我的抽插来回晃动,估计是才射精不久,所以这次虽然快感还是那么强烈,不过已经能忍住更长的时间了,在抽插了好几分钟后,慢慢的,她那刚插入还有点紧的阴道越来越滑,越来越热,淫水也顺着我阴茎的抽插慢慢滴到床单上,她的喘息和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又继续插了几十下以后,快感已经淹没了我全身的感觉,从头到脚都像有电流通过,腰椎越来越麻,屁股也越来越紧,我喘着粗气说「林姐,不行了,我又要射了,」林姐听到后,一边喘息一边呻吟「嗯……就直接嗯……射,射吧,不,不要紧,今天……是安全期」我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吻住她的小嘴,使劲的把阴茎插入她阴道的最深处,精液在她阴道里面喷薄而出,阴茎连续跳了好几下,等精液完全射入她体内后,我那已经软软的阴茎慢慢的从她阴道里面滑出来,她朝我妩媚的一笑,拧了一下我的胸口,说「小坏蛋,林姐今天让你爽了吧……」在这以后,只要杨哥出差,我和她就经常在一起疯狂的做爱,在她家的厨房,浴室,客厅还有我租的小屋到处都是我们做爱的地方,从她那里,我体会了各种做爱姿势,后插,69,侧交,推车,口交。我和她都迷恋着对方身体。这段美好的时光一直持续了大半年,后来杨哥辞职自己去沿海开公司,林姐也跟着她老公去沿海帮忙了,我就和她断了联系,不过她那美丽的裸体以及和她做爱的种种细节一直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

【完】

上一篇:我和5个北京女人的真实故事 下一篇:90后的小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