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勇者与恐龙


清早八点半,我的闹钟响了,但我由于昨天晚上上网太晚而不愿意起来,伸手就想按停它,但还没有成功,我的耳朵就传来一阵熟悉的剧痛,我只能呀呀着叫着痛,同时顺着那力道起了床,心里明白又是家里那只暴龙又发作了。

  我在暴力的驱使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洗了脸,吃了早餐,然后和她一起前往天河百货,去赶那个什么一年一度的「劲减优惠日」。百货大楼里人潮汹涌,她拉着我的手臂硬拽了我进去,双眼一直盯着摆出来的货品,口里和服务员不停地说着,偶然也问我两句,但经验丰富的我早知道这只是表示她没有忘记我在旁边而已,因为我根本没有可能在她如长江奔流一般的说话中找到回应的机会,只能嗯地答应而已。

  一直到下午三点,我在左右两手各拿着三个袋子、再双手捧着几个大盒子的情况下,终于可以和她一起离开那拥挤的大楼,去福禄阁吃午饭了。这时,她挽着我的手臂,一脸幸福地挨着我,哪里还有一分之前暴走的样子,只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罢了,我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的气恼和不满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是我的女友,名叫雅,是我在网上认识的网友,那时候我的QQ名字是勇者,个人说明是「美眉亦我所欲也,恐龙亦我所欲也」,而碰巧她的个人说明是「我是恐龙我怕谁」,正和我胃口,就被我一下逮住了,经过好一但时间的交流,勇者终于驯服了恐龙,将她带回我自住的家里,算是同居吧。

  就此,我的生活就发生了极大的改变,首先是乱糟糟的家里变得整洁得多,煮饭也终于不用自己动手了,乐得我要命。但是随之而改变的就是我的生活习惯,上网、写文是我的一大乐趣,但是这样用了我很多时间,雅却不喜欢,发起小性子起来就象暴龙暴走起来一样凶猛无比,居然想关显示器,失败后就去关电源、拔电源线,甚至是使出终极绝招——连屋子的电源大闸都关了,害得我特意买的UPS都被折腾得不行,不得已只能听从她的说话。

  其实说老实话,雅是个兼备暴龙性格的美眉,虽然只是留着齐肩的头发,但配上她的鹅蛋俏脸,美目下那小巧的樱唇,起码可以打上80分吧,而且正和我个人说明里的完全吻合,所以我才尽量迁就她,她也是在她要我和她一起逛街或者办事的时候才暴走的,这是女孩的本能吧,还可以接受。

  我觉得她最可爱的时候是在厨房里穿着围裙一边哼着歌一边做着可口的饭菜的模样,因此我在厨房帮忙或者呆看着她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过雅她倒蛮喜欢的,只是弄出了一句口头禅「呆头鹅,还看,看我不将你烤来吃」,说完之后她自己也会掩着小嘴轻笑起来,真是怎么能教人不心动呢。

  我和她的第一次也是在厨房里面发生的,之前虽然可以被允许在被窝里面摸她的全身,但是就是不能上她,使我好几次得自己搞定已经高昂的情欲,雅却在旁边偷笑,使我气恼不已。那一次正好是她外出回来就做饭了,下面只穿着短裙,居然还因为不够高而站在高凳上,那粉红色的小内裤就暴露在我的眼前,虽然以前也见过她穿着内衣裤的样子,虽然性感却比不上这次配上围裙的诱惑,欲望一下就涌了出来,就看机会如何了。

  机会果然来了,雅在做她最拿手的酸甜排骨的时候是专心致志的,何况我亲吻她和抚摩她的身体已经被允许的了,我就趁那时候下手。我走过去从后面搂住她,一只手伸入围裙里轻抚她的胸膛,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总是先想将情调搞好,好让雅在没有防备之下被我破宫,那种驯服暴龙的感觉才会使我这「勇者」得到充分的满足,毕竟这是我的心愿啊。

  雅对于我的骚扰只做出轻微的反应,一来是被我趁机骚扰得多了,二来是正集中精神做手上的活,只是「嗯」了一声。我对她这反应很满意,我就慢慢将手下移,我的前胸贴在她的后背,我的头就靠在她的柔肩上对着她那小巧的耳朵轻轻说着她最喜欢听的情话,让她放松戒备,我的右手则象平时一样探入短裙里轻轻地摸上了她的美臀。

  雅似乎对我没有超越她的禁忌「白天不要摸那里」表示满意,便不再担忧,分神去听我说的话。就在她分神之下,我的左手也来到了她的腹部,轻轻地将已经被右手顶起的超短裙拉了起来,我的下面并没有靠上她的臀部,所以这样的做法不会怎么引起她的注意。

  等那超短裙被拉起,粉红的内裤显现时我的头离开了她的肩膀,我的右手就抓住内裤的边缘,忽然猛地向下一拉,雅并不是夹紧腿站着的,被我这一下突袭就将内裤拉到脚弯以下,然后在雅没有反应过来时伸手一拉睡裤,露出我等候已久的大老二,鲜红的龟头象是擎天一柱的顶端时刻准备着发挥它的作用,右手接着向上一抬,从脚弯处着力抬起了她的右腿,雅马上站不稳,身体倾斜着倒在我的双臂之内。

  这可是我已经想了很久的计划,每一步都想过不下五十遍,虽然没有刻意去练过,但这念头已经盘旋在脑海里无数次了。

  雅在慌乱中勉强惊醒过来,刚想发作,却见到手上的锅已经翻了一半,里面精心炮制了一半的食物就要倒掉了,急忙挣扎着起来,将手摆平,这才避免了浪费心血。但就这时,我的老二已经从她两腿间穿过,从那条细缝里刺了进去,但是是否刺得中目标呢,不会刺到尿道里去吧,那就要笑死人了。

  雅全身一颤,手里的锅剧烈地抖了起来,显然是我这下的冲击太大,即使不中也差不多了。我趁雅还没有向我施暴的时候又再抽出少许再刺几下,雅终于勉力将锅放在炉子上面,松开了手准备将我推开。

  但就在我刺最后一下时,我忽然感觉到我的老二刺入了一个凹陷的地方,整个龟头都刺进去了,雅也闷哼一声,推我的手软了一软,看来终于刺入了阴道,只要再进一步,这只暴龙便可以真正成为我的猎物,即使之后会受到什么惩罚我也认了。

  就在我稍微抽出,准备一击突破玉门时,雅大叫一声「停!」,我不由自主地停了一停,龟头停留在阴道口处,只要一发力,立即可以正确地进行突破,同时「停」这一句是我们俩嬉笑打闹时她求饶的话,那证明她想屈服了,那我也不妨听她说什么。

  只见她脸上羞红一片,挣扎着说:「我、我知道了,我会给你的,但这样我好辛苦啊,你等我弄完这个菜再给你可以吗?」我将信将疑地看着她,心里想要是她不守信用的话,我可没有把握可以再控制得住这暴龙,下面又慢慢向前推进了一下。

  她皱起眉头说:「好痛啊,你快放开我,否则就算让你这样得到了我,我也会马上和你分手的!」

  她一向说得出做得到,本来我就差最后一步而已,我当然不敢因小失大,但又怕她反悔,想了一下后退了出去,却脱下了她的内裤,放开她说:「嘿嘿,这样你就不能逃了吧。」

  靠着我的手支撑站稳了的雅没好气地说:「我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不会反悔,你这么紧张干嘛呢?」

  我自然不敢再去弄她,便用右手轻挽着她的细腰,左手拿着那充满她体香和小穴味道的内裤放在鼻子旁嗅着,说道:「好香啊。那你说如果我不是这样强迫你,你要再隔多久才愿意给我呢?毕竟我们也同居大半年了。」雅继续弄着她的招牌菜,脸上又稍微红了一下:「这个,可能还要一年半载吧。」

  我不由吃惊道:「你不是吧,你打算还要耍我这么久?看来我这回真的做对了。」

  雅轻笑着说:「我还想等到结婚再说呢,但是既然你那么迫切地要,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勉强答应你咯。」

  我凑到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你真好。」

  雅将炉子关了,夹了一块酸甜排骨塞到我的口里说:「还卖口乖?明明已经得了大便宜的了。快吃你的吧。」

  我张嘴就咬,心里甜着呢,连忙帮她将东西搬到餐桌去,半人高的木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报纸垫着各种碟子,但雅似乎真的有心让我替她开苞了,餐桌中间空出一大片来。果然,她转身对我说:「你想在哪里弄?」我平时写文都喜欢写在床上或者野外,现在这么好机会当然要搞点其他的,来个大餐好了,于是我便示意在餐桌上做,雅好象也早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反对,由得我替她轻解罗衫,将围裙铺在报纸上,将雅光洁完美的身体轻轻放在上面。

  雅即使平时多么粗暴,在这时候也不过是可怜兮兮的待宰羔羊,但不用她说我也知道要温柔地对她,毕竟这是我和她两个人一起破处的时刻,自然要份外珍惜。

  在此时我才第一次看到雅的全部,以前全是靠触觉来感受来想象那种美好,现在可是雅第一次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那玉笋般挺立的乳房、疏密有致的阴毛掩盖下的细缝都是那么吸引人,使老二涨痛得要命。

  我俯身深吻了雅后便一直向下来到美乳之上,那一只手也抓不过来的美乳使我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但却十分敏感,在我口手齐施之下很快就发涨发硬,雅也开始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我眼角扫到桌上有一盘荷包蛋,灵机一动便拿了两只放到美乳之上,牙齿轻咬,被咬了一角的蛋流出了尚有余温的蛋黄,经过乳房、乳沟流向了小腹。雅发觉自己胸部多了两片温温的东西,更有液体在胸腹处流动,不由想起来看,我轻轻按住了她,快速地将蛋吃完,用舌头卷吸着被染成黄色一片的乳头,令雅舒服得叫出声来。我的舌头成了清扫的工具,将乳峰、乳沟一直到小腹的蛋黄都清扫干净,连那可爱的小肚脐也探进去了,那种夹杂了有流质在其中的舔吸感觉令雅很舒服,下面小穴也流出水来。

  我的手指已经先行一步,伸进小穴里去感受那种温热的湿润感,雅感受到最敏感的禁地里有东西在翻腾冲突,好不难过,身子不由微微转动来减轻那种刺激,娇嗔道:「你弄得我快要死了,还不进来干什么啊。」我微笑着不答话,先将嘴里的残余食物解决了,再将舌头伸进去卷吸一番,从而带出更多的淫水,让我的嘴接着进行品尝,好一阵才说:「怪不得你最擅长做糖醋排骨,连小穴的味道也酸甜适中,很可口啊。」雅用双手按着我的头,不让我再使坏,但连我也感觉到她的双手已经颤抖无力了,她叫道:「霆,别逗了,快进来吧,我受不了了。」我也感到我的老二已经涨痛得无法忍受,似乎在严重抗议了,连忙答应一声,用手撑开细缝的入口,小心翼翼地将老二送入小穴里,直达肉珠。虽然已经充分湿润了,但雅那从未开发过的阴道仍然狭窄不已,再加上我的龟头在和她的肉珠在肆磨不已,弄得她受不了叫道:「霆,你想弄死我吗,快来吧,不然我和你没完。」

  我吻上了她的嘴,同时估计她已经可以承受破宫之痛了,便不再在外面耽误时间了,腰一沉,老二直接破关而入,夹带着大量的淫水象高速列车般快速通过泥泞的花径,直达花心才轰然停下。雅痛而大叫的声音被我早一步掩盖住了,只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响,但她的痛楚无处发泄,搂住我的双手便在我背后划出十道血痕。

  我忍住痛楚,双手在小穴口活动着,同时也挪动身体,使她被我胸膛压得变形的美乳有被搓揉的感觉,希望借此使雅的痛楚能尽快消失,因为我的老二被从未试过的无数细肉包围挤压,舒服得要死,几乎就这样就泄了出来,虽然被我及时控制住,但看来也顶不了多久了,只有希望在可以忍受的范围里尽量忍耐。

  幸亏雅的体质还不错,片刻之后便没有事了,我的老二才可以摆脱困境,在花径里穿梭起来,那阵舒服感可真不是自己打飞机可以比拟的,可以说是销魂蚀骨啊。

  虽然在狭窄的花径里动作太快对老二不是太好,但老二始终有套子罩着,离到达爆发看来还有一段时间,可千万不要就这样泄了,以免让雅笑话。初次开苞就遭受这样强烈冲击的雅似乎是有点受不了,但她因此而受到的刺激似乎因为更大,从她那激烈的回吻以及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就可以知道。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我的注意力也全集中在老二和雅的身上,完全忘记了身边的其他一切,只知道要完成这一件甜蜜快乐却又比较辛苦的事情。

  就在我就要顶不住要爆发,心里一直期望雅先到达高潮的时候,雅终于长长地「啊」了一声,十只尖尖的手指几乎全掐进了我的肉里,弄得我也痛得叫出声来,但同时感觉到龟头上方一阵滚烫的液体汹涌而出,应该是她的阴精吧,也证明雅达到了高潮。我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一下松懈下来,已经被压制到了极限的老二也随之喷发出我的精华,终于算是完满完成了第一次。

  我们就这样躺在餐桌上歇了一阵,我才慢慢起来,拉起犹自无力的雅,扶她坐好后笑着说:「还过得去吧。」

  雅白了我一眼:「你得了最大的便宜,还在这里说什么?但刚才那种感觉倒真的很不错的。」说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阵媚态几乎是我没有见过的,引得我忍不住又抱着她吻了一回。

  雅缓过气来后捶了我几下:「想我憋死啊,快吃吧,我做的饭菜快要冷了,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吧。」

  我看她的神态分明是说吃完饭后可以继续,连忙夹了块酸甜排骨给她:「好的好的,我的好老婆。」

  雅虽然笑着受了,却一下捶了过来:「谁是你老婆啊,得寸进尺,讨厌死了。」我由得她捶着,就等吃完这餐在和她进房再继续做那快乐的好事了。

  【完】

上一篇:三家同居同事之间的往事 下一篇:停车场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