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黑猫


我这是在哪?”看着周围灰蒙蒙的一片,我记得我刚才被车撞啦,怎么到这里来?

  “你在冥界的入口。”一个穿着黑斗篷手里拿着镰刀的人对我说道。

  “什么,我在冥界的入口?那我不是死啦。”我吓了一跳。

  “对,你看那边。”黑斗篷一指,我顺着他的手看下去。哇,白色的病房中身躺着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这时妈妈哭着跑过来抱着那个人。

  “妈妈,我在这里啊。”我大叫着。

  “你不用叫啦,没用的,她听不见的。”黑斗篷拦住我。

  “我真的死啦吗?怎么还没有到冥界去啊?”我听说勾魂使者不是等人一死他们就把镰刀一挥就进了冥界。

  “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我是来勾隔壁房的人,由于我今天是第一次上任所以~~~~~”黑斗篷往后退了退,声音越说越小。

  “所以,所以你就误把我勾来啦。不行,我才十八岁,我要回去,你快送我回去。”我不顾一切的拉起黑斗篷的衣领死劲的摇他。

  “抱歉,冥界规定被勾走的魂魄是不能再回去的。”黑衣人硬着头皮回答道。

  “该死的,我要向你上级投诉,我要把人告到死。”汗,勾魂使者会死吗?

  “不要,不要。你也不是没有办法回去的。”黑斗篷深怕我把事情弄大。

  “真的,还不快说。要不我卡死你。”我用手紧紧的卡住黑斗篷的脖子。

  “好,好。办法就是得找一个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孩,而且还要是同一种死法的,你就可以回到他身上继续活下去。”他赶紧护好自己的脖子。

  “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回到自己身上?”我疑问道。

  “原因很简单,你看。”黑斗篷又指了指,我看过去竟然是妈妈抱着我骨灰盒走向墓地。

  “怎么会这样?”我又摇了摇他。

  “因为冥界一天,地上一年,就在我们讲话的时候地上已经过了三天。”黑斗篷无奈的摇摇头。

  “你怎么不早说。”我气得发抖。

  “是你老拉着我问东问西的咧。”黑斗篷一脸都是我的错的样了,其实是他也不可能让我回原来身体。

  “那你快给我找啊。”我可不想当魂到处游荡。

  “你以为找这样的人很容易啊,得看时机。”黑斗篷一副看乡下人的眼神。

  “我操,什么话都是你说的,那现在怎么办。”气得我连赃话都骂出口啦。

  “这样吧,在还未找到合适的身体之前我先把你先把你的灵魂附在一只黑猫身上,等找到了合适的身体我再把你移回来。”

  “为什么我在呆在一只黑猫身上?我才不要,我要当人。”我才不想当动物被人养呢 ,我可是堂堂男子汉,说起来还是一个小帅哥呢。

  “没有办法啊,你在这个空间时间长啦会消失的,让你附到黑猫身上主要是猫有九条命,你不希望在找到合适的身体之前出意外吧,再说啦我给你移魂的黑猫主人大有来头,非常富有而且他最宠爱的就是黑猫,你附在黑猫身上绝不受亏待。另外我怕你当猫当久啦会不习惯当人,每天午夜十二点之后到早上六点之前的这段时间你都可以由猫身变成人。”黑斗篷尽量说服我,其实我看呢他怕我向他上司告状。

  “那好吧,不过你要快点给我找合适的身体。”听他这样说我勉强答应啦。

  “好说,好说,我现在就送你过去。”他深怕我反悔,镰刀一挥,我觉得天旋地转。

  “头好晕”我抬起手摸了摸头,不对啊手怎么变成爪子,而刚才的说话声怎么成啦“喵呜”。过了半晌我才想起跟那个乌龙大使者的约定。

  “啊,快去报告主人,阿乌活过来啦。”一个声音喊道,“是啊,我马上就去报告。”我张开大眼,不应该是猫眼看着那一群人。

  “阿乌,你活过来,太好啦。”这时门被打开,一个贵族打扮的男人进来一把抱起我东瞄西看的,我抬起头看向我这猫身的主人。哇,超级大帅哥,跟基努李维斯有的比,而他的身上多了份贵族的气息。看起来有这种人主也不错,而且他的大手抱着我挺舒服,特别是在摸我身上的皮毛时特别舒服,我微眯着猫都快睡着啦。

  “阿乌,你没事吧。”他看着我快睡着啦,还以为我不行啦,紧张的摇摇我。

  “主人,别紧张。您没听说过猫有九条命吗?阿乌八成是累啦,您就让他睡会吧。”一旁的佣人显然是旁观者清,我配合的“喵”的叫了一声。

  “看来,是真的。不过今天就让阿乌跟我睡吧。”他抱起我离开了房间来到他自己的大房间,小心翼翼的把我放在他床上。这里失去他那温暖大手的我反而睡不着,我爬起来跳到他身上,他好像明白过来用大手轻轻的抚着我,我也眯着猫眼在他怀中睡着啦。

  半夜我突然惊醒,想起那个使者跟我说的话,再一看挂钟都已经十二点差五分啦,我赶紧从他的怀中跳出,可能他怕我会睡不着抱着我倒在那张天鹅绒的大床上睡着啦。我急忙找了个没人的房间,“当当当”十二下钟一敲过,我的身体逐渐起了变化。

  变成人身的我找了面镜子想看看自己到底变成什么样子,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原本体格匀称、肤色古铜的我竟然变成体型纤细、皮肤白皙的样子。最可怕的是原本还有些尺寸的分身竟然变成粉红的凸出,看上去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整体看下来,我有一张娇小的脸,一双大大的猫眼,皮肤白皙,腰肢纤细,分身包括乳头都变成粉红色,最气人的是身高,原本至少有一米八的身高现在最多只有一米七,这要是走出动谁也不相信我是男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叹了口气,没办法现在都已经变成这样啦,只希望能够快点找到合适的身体。

  这时我听到房门被打开啦,他走了进来叫着“阿乌,阿乌”,我想他可能发现我不知道我不在所以特地出来找我,幸好我现在正在浴室里。

  “阿乌,我知道你在里面,我闻到你的味道啦。”想不到他竟然找到浴室门口,一把就拉开浴室的门。

  “对不起,我进错了门。”他以为走错门,因为我由猫变成人身上什么也没有穿,全部都在这下被他看光光。

  突然关上的门又被打开,“不对,这明明是我家啊!”他摇摇头走向我。“你是谁?”我抬头看着他,我到现在才发现他很高,至少高现在的我一个头。

  看着我不说话,还拿着猫眼望着他,他竟然出乎我意料的吻住我。他的吻技真高超,由于我以前没交过女朋友,当然也没有接过吻,这样我的初吻对像竟然是个男人。不过也蛮不错嘛,他可是个超级大帅哥。这时我才想起,不对啊,我也是男人啊,男人和男人怎么能做这种事,我推开他打了他一耳光。

  “你-------------”被我打了一耳光的他生气啦,一把拎起我把我带到他的房间,“不管你是谁,你都要为打我的这一耳光付出代价。”

  他把我丢到床上,飞快的撕下床单,用布条把我四肢分绑在床的四周。“不要”我终于开了口,可是声音竟意外的柔软,不像平时的那么有力,简直就像在撒娇一样。

  他没有理我,然后出动了一会,我暂时松了口气,等我还在庆幸逃过一关时他又出现啦。看到进来的他手中拿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的寒毛直竖。

  这时他来到我的身边,拿了个枕头塞在我臀下,拿出一根筷子从我身后的洞穴插了进去,“啊”我尖叫着摇摆着臀部想挤出筷子,可是由于插的太深我也没有办法。

  “才一根就叫成这样。”他看到我皱起了小脸,毫不犹豫的拿起第二根筷子插了进去,这样然我的惨叫声中被他插入了十根筷子,由于筷子有长度,我感觉到还有一截留在外面。

  “看来你的身体柔韧性蛮好的,不像其他的插不了几根就流了一大滩血,玩起来真没意思。”该死的,亏我刚开始还以为他是好人,没想到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他抓住露在外面的那截筷子,开始往外抽,我还以为就些结啦,结果他把筷子抽得差不多啦又一个使劲把筷子插入了我的更深处,痛得我眼泪夺眶而出。他看到我的眼泪好像非常兴奋,抓起筷子开始用力抽插,我感到后穴的内壁有一种撕裂的感觉。

  “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叫我干什么都行。”我忍不住求饶,后穴简直就像火烧一样。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含住。”他解开长裤,从裤裆中掏出他那巨大的肉棒伸到我面前,我吓得扭过头。他又使劲的顶了一下露在外面的那截筷子,我疼得张开了口,他一下就把肉棒塞入我的口中。

  “含住,用舌头舔,用嘴吸。”他要我按他的命令做,迫于他的淫威我只有按他的命令做。

  “啊”在我生涩的动作下他在我口中射了出来,“全吞下去。”他看到我要吐出来,抬起我的头,使我不能吐出来,他的精液全部进入我的胃,真恶心,想吐也吐不出来。

  他好像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他拿起一瓶金黄色的液体,从我的后穴中抽出筷子,打开瓶盖乘我的后穴还未闭上就把瓶口塞了进去。

  “你不是答应放过我。”我惊疑的看着他。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我只是说含住。”他阴笑的看着我,“我暂时找不到什么润滑刘,就先用蜂蜜代替。”原来正在进入我体内的那瓶东西是蜂蜜。

  看到一整瓶蜂蜜全部进入我的体内之后,他拨出瓶子拿出一根黑黝黝的警棍对着我那还流着蜂蜜的后穴插了进去。由于有了蜂蜜的润滑警棍很容易的进到我体内,他打开了警棍子的开关。警棍一下就开始电我,由于四肢被绑,后穴被电的我两眼直翻差点昏了过去。

  他看到这样下去我会挺不住的,关上了警棍的开关,开始用拿着后端在我体内抽动。由于我被电的混身无力,这下身体的一点点的感觉都非常清楚,特别是警棍的粗糙外壳磨擦着我那娇嫩的后穴内壁竟然使我兴奋了起来,我不禁心想我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一套。

  “看来你还是蛮喜欢的嘛!”他发现我那粉红色的分身翘了起来,“好可爱的分身竟然是粉色的,连乳头也是的咧,一看就知道是上品。”他一口含住粉色的乳头开始吮吸,到后来还咬了一口,看到乳头肿了起来的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啊,你真可爱,我受不啦。”他拨出插在我身后的警棍,把他那刚发泄过的肉棒刺入了我的体内,由于他的尺寸过大,我那原本被扩张的后穴紧紧的包裹住了肉棒,“真紧,你一定是处子。”他得意的品尝着我的味道,而我的手和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竟然像蜘蛛一样紧紧的巴在他身上,在被他深深刺入的我竟然觉得这样也不坏。

  到了最后我还但没有拒绝他的入侵,还配合他的耸动而摇摆事实着臀部,“我要,我还要。”

  “你这个小淫娃。”看到我臣服在他跨下,他非常兴奋的再次进入我。

  “喵呜”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变成了猫,而他却一丝不挂的躺在我旁边,那昨晚进入我体内的肉棒正面对着我猫脸。

  想到昨晚他那么对我,我就生气的伸出猫爪抓向他的肉棒。咦,一下子落空啦,原本我被他一下拎了起来。

  “阿乌,你在这啊!你看到一个有双猫眼的男孩没?”显然在我醒来的同时他也醒来。

  “喵呜”我一听,惊了一跳,忙摇摇猫头。他嘀咕着猫怎么听得懂人话呢,放下了我走进浴室,我也松了一口气。

  想到昨夜我就害怕,要是今晚变身的时候又被他捉到,那还不玩完,闪喽。我猫起腰跳下床,从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幸好是在二楼要不准得摔死。

  顺着草坪我逃出了他的别墅,我性喜的在大街上闲逛,而街上的人都大惊小怪的看着我。

  “这不是伯爵家的猫吗?”倒,难道我脸上写是我是谁的猫吗?

  “是啊,我们这儿只有伯爵养黑猫。这下,伯爵肯定会着的确良,我们赶快把它送回去吧。”原来如此啊,吓我一跳。等等,要把我送回去?不要,可是还是在那群人的围攻下被捉走送回了伯爵府。

  “可怜的阿乌,一定是迷路啦。”他抱起我仔细看看又放下我,“看来得给你做个房子,要不你又会跑不见的。”这样我就被强行关在他用金子打造的超级大房子中,不应该是大笼子中,我成了被关在他房中的金丝猫。

  又到了晚上十二点,我焦急的在笼子里走来走去。完啦,这下惨啦,我使劲的用爪子抓着开关,终于在十点的时候抓开开关跳了出来。由于钟已经敲了几下,我急忙跳他的浴室,接着我变回人身。当我想出去找件衣服穿上的时候,他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就猜到你会再次出现。”我又落入了他的魔掌,“这次我已经准备好礼物送给你。”他拿出一个金黄色的颈环,我吓得转身要跑,结果他看穿我的意图。“你还是一样的不听话。”他扭过我的双手绑在我的身后,并取过颈环戴在我的脖子上。

  “不错,跟我想像中的一样漂亮。”他看着我的颈环感叹了两句,一只大手来到我的胸前轻捏我胸前粉红的樱丘,另一手却来到我的臀部,手指探向了还有些麻麻的后穴。

  “还是好紧,没相到做了一次之后还像是处子一样。”他感叹的抽动手指,并接着插入了第二根。

  “不要。”挪动臀部,不想被他再次入侵。

  “你嘴上说不要,可这儿非常想哦。”他猛的插入第三根手指,并快速成的抽插,原本很第三的内壁又紧紧的包裹住他的手指。

  “求求你,饶过我吧,我真的不想要。”我可不想变成他的欲奴,我还要回我自己的世界呢。

  “啧啧啧,真不听话,对于不听话的人我最有办法。”他显然又兴奋起来,我为接下来生的事发生一声哀叹,我心中不免咒骂那个乌龙使者死到哪去啦,怎么还不来救我。

  他把我丢到床上,起身拿出一盘东西走过来,“这是才空运过来的荔枝,你要不要尝尝?”

  “要”我在以前就很喜欢吃,但怎么吃也吃不胖,所以只要是吃的我都喜欢,特别是今天吃了一天的猫食,现在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当然不能放过啦。

  “嘿嘿”我怎么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而且荔枝有壳,他不会好心的剥给我吃吧。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让我趴在床上,找个枕头塞在我的腰下,我的整个臀部全部都面朝着他,我感觉到他用指拨开我的后穴然后塞了一个圆圆有凸起的东西进去,好痛。

  “你把什么塞了进去?”痛苦的我不得不出声。

  “你不是要吃荔枝吗,我在喂你啊。”说完他又拿了一颗塞了进去,这样一颗又一颗,直到第九颗,他再也塞不进去才罢休。

  “我每次看到你,你都没穿衣服,我特地给你准备了衣服。”他拿出的哪叫衣服,只不过是一条小小的短裤。而那个短裤好像是牛仔布做的,很有质地,他给我套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做小的,穿在我身上好紧,特别是后穴中被塞入了荔枝,荔枝粗糙的外壳磨擦着我的内壁再加下牛仔短裤的束缚感觉好难受。

  他接着又找出条锁琏把一头扣在颈环上,并一把拉起锁琏,“起来,走两步,看合不合身。”我在他的拉扯下站了起来,迈着艰难的步伐往前走,后穴中的荔枝由于我走路引起肌肉收缩好像有些已经破在里面啦。

  “不行,荔枝破啦。”我停住脚,后穴中有东西料在里面的感觉令我非常不舒服。

  “是不是要把它弄出来。”我急忙点了点头,“含住它,我就帮你弄出来。”他又一次要我口交,为了解决后穴的问题,我缓慢的向他走过去,他这次解开了我的双手,却抓着锁住我的脖子的锁琏。

  “帮我脱裤子,自己来做。”他一屁股坐在床边,等待着我的动作。我颤颤惊惊的走向他,伸出手颤抖的解他的皮带,拉开他前面的拉琏。于,他竟然没穿内裤,肉棒就这样弹在我面前,我为难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还不快做。”他瞪着我,我只好小心的抓起他的肉棒把前端含在口中,哪知他看我慢吞吞的,按住我的头把肉棒一下就顶入我的口中。“唔”我连呼吸的权力都被夺走。

  “跟昨天一样,快点。”他命令着我,我依照着昨天他说的方法吮吸着,而他弯下腰脱下我的牛仔短裤,掰开我的臀部用手指把里面的荔枝一个一个挖出来,果然其实有几个已经破在里面,汁水从里面流了出来。

  “好甜。”哪知他舔了一下他的手指,我羞得脸都红啦,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他一下又把我的腰抱起,我形成一个倒立的姿势,而我的臀部正好对着他的脸。

  “不要。”我赶紧吐出他的肉棒。

  “含住。”他命令着我,并用力的捏了我那软弱的分身,我不得已又含住肉棒。

  “真的好甜。”他伸出舌头舔我的后穴,而且还把舌头伸了我后穴中不停的舔着。

  “不要,好脏。”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他没理我,继续舔了下去,我终于忍不住吐出他的肉棒,放下身体准备逃走,可是有锁琏被他拉着,我又被带入他的怀中。

  “嗯,我发现你的性子跟猫一样,连长相都有点像,特别是这对猫眼。”他抬起我的脸看了个仔细。“不知道你趴下来像不像。”他说到做到,压着我趴着然后他拉着锁琏,“嗯,真的好像一只猫咧。”难道我当了两天猫就真的变成猫啦。

  “啊,你这个样子真勾引人。”哪有,也是你把我弄成这样子的,“好翘的屁股,做起来真是销魂。”显然他在回味着昨晚的滋味。

  他拉起琏子,跪在我身后,从身后一上插入我的后穴,并用手拍打我的臀部,痛得我向前爬,他的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使我始终不能离开他的掌握,这样就在我在这兽 交的姿势中被他又一次吃干抹尽。最后,这一整晚我的体内都充满着他的精液,我以前还不相信什么是一夜七次郎,现在看到他我就相信啦。

  就这样我白天变回,晚上逃出来却次次都会被他找到并被他压在床上做啊做,时间竟然过去了一个月。

  这天早上,我醒来竟然发现自己没有变回猫,但也称不上人,有着人身,但却有着猫的耳朵和尾巴。吓得我一声尖叫,他也被我吵醒啦。

  “你这是什么?”他指着我的耳朵和尾巴。

  “我也不知道。”在这一个月中,我的身体早就习惯他的进入,甚至感觉到舍不得离开他。

  “你到底是谁?”他拉起我的猫尾巴,使劲一扯,痛得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

  “好啦,好啦。我说,我就是你的那只黑猫阿乌。”然后我就把碰到乌龙使者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什么?你只是暂时称魂,以后还会回去?我不准。”他一把抱住我,好像深怕我飞掉一样。

  “你怎么出现啦?”我看着他身后的黑斗篷,“你死到哪去啦,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我亏大发啦。

  “我才找到合适的身体,马上就来通知你,你还不领情。”黑斗篷也一副生气的样子。

  “不要离开我。”他紧紧的拥住我,“永远不要离开我。”看着他慌张的样子我的心竟然有些动摇,从他的眼神中竟然看到一丝爱意。

  “你快决定,要不时间过了你永远回不去。”黑斗篷一副你看着办的样子。

  “我-----------我不回去啦。”我咬牙回答道,当猫的时候他宠着我,当人的时候他爱着我,这叫我如何能够离开他。

  “呼”黑斗篷显然也松了口气。

  “但你得想办法改变我现在的样子。”我可不想一辈子长着猫耳朵、猫尾巴。

  “你是因为阳气过重所以白天才变成这样,你是想当猫呢,就要他安分些。”黑斗篷指了指他。

  “那他白天要恢复成人怎么办?”他突然插嘴问道。

  “那也简单,只要阳气充足就能变成人身,你自己看着办喽。”黑斗篷冲他眨眨眼。

  “明白啦,为了让你保持人身而努力吧。”说完他又压在我身上。

  “我能不能不保持人身?”我希望能打消他的积极性。

  “不行。”所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完】

上一篇:神行太妹 下一篇:皇商猎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