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人行必有我师


我叫小光,是红叶高 中的一名学生,我的成绩非常优秀,按照现在的成绩,清华北大都不成问题。之所以有这样优秀的成绩,多亏了两个人。

  那就是我的妈妈和我的小阿姨。

  我的妈妈叫闫萍,阿姨叫闫蓉。妈妈是教物理的,今年三十八 岁,阿姨闫蓉是教英语的,今年三十二。

  我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知道去哪了,从记事起,就一直是我和妈妈阿姨三个人一起生活。而且小阿姨今年都三十二了也不结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打算的。

  不过这正合我意。因为自从进入青春期以后,阿姨就是我的性幻想物件。我巴不得她永远不要结婚呢。

  因为三个人住在一起,而我又是她们从小看到大的,所以在家里从来不会顾及什么。而我已经是青春期了,每次看到阿姨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在家里四处走动的时候我就开始狂吞口水。

  实在是因为阿姨的屁股太吸引我啦。

  阿姨长的和妈妈很像,但是气质却完全不一样,妈妈是那种很成熟的熟女味道,而阿姨虽然已经三十二了,可能是没结婚的关系,还是像少女一样活泼好动。

  只不过和阿姨比起来,我更喜欢妈妈。只是我知道这样是不好的,所以从来不敢多想。

  只是自从有一次在妈妈的房间发现了色情录影带以后,我那冲动就越来越不可抑制了。因为妈妈看的竟然是儿子和母亲的乱伦影片。

  暑假的一天,我和小明约好了一起去打网球,所以吃过午饭以后就去找小明了,结果我们才玩了半个小时,小明妈妈打电话说家里有事。于是我只好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先随便冲了个凉。然后打算回房间打游戏。我身上只围了一件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往我房间走。

  结果我路过妈妈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停下脚步,发现门还留着一条缝。

  我从门缝里一看,看到的一幕惊呆我了。

  只见妈妈正躺在床上自慰,而且手里还拿着我刚换下不久的内裤。放在自己的鼻子前使劲的嗅着。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竟然走了进去……随后我发现我刚刚听到的奇怪声音来自于电视机,电视机里正放着我看到的那部影片。

  这时妈妈也发现了我,妈妈吃惊的看着我,「你不是找小明打球去了吗?」我说,「小明家里有事,我就提前回来了。」「哦。」妈妈应了一声,然后做起,不着痕迹的拉过旁边的被子盖住了裸露的身子,然后才说,「小光……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这件事……你暂时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好吗?」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然扑到了妈妈怀里,使劲抱住了妈妈,将头埋在她那36G 的硕大胸脯中。

  过了许久,我抬起头来,看着妈妈的眼睛说:「妈妈,我爱你。」妈妈一愣,然后微笑道:「我也爱小光啊。」「不,我说的不是那种爱,而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爱。我爱妈妈。」我说道。

  妈妈愣愣的看着我,嘴里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

  我问妈妈,「妈妈你不爱我吗?你看的影片是什么我已经知道了,还有……」我将妈妈刚刚塞到枕头下的内裤拿了出来,「如果妈妈不爱我的话为什么会拿着我的内裤自慰。」妈妈似乎是被我突然间的话语惊到了。过了许久,才常常的叹了口气,说:

  「你长的很像你爸爸,越是长大越是像,到后来我都快分不清到底谁是谁了。」我又将头埋到妈妈的胸前,说:「那么以后就让我来代替爸爸爱你吧。」又是过了许久,妈妈低声的「嗯」了一声。

  我翻起身子,抱住妈妈的脸使劲的亲了下去。妈妈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抗拒,后来便慢慢的自然了。我们忘情的吻着,不再顾及世俗的一切。

  前面说过,我喜欢阿姨的屁股。但是,更喜欢妈妈的胸部。因为妈妈的胸部看起来都快和阿姨的屁股一样大了。

  我埋首在这样硕大、丰满的胸部之间几乎要窒息了,我肆意的舔着、啃着。

  一边伸手摸向妈妈的阴部,妈妈伸手阻止了我的手继续向下侵犯。这时,我在妈妈的乳头上轻轻的一咬。

  「啊——」妈妈叫了一声,反射之下妈妈的手已经回到胸前,这时,我加紧功夫将手按在了妈妈的阴部。

  妈妈反应过来,正要阻止我,我已经趁机将中指插了进去。

  「你这个坏儿子。」

  这时我的浴巾早不知道丢掉哪里去了,妈妈转手一把握住了我挺立的阴茎,用力的一握。

  一阵电流传来,好爽。

  我将含在嘴里的妈妈的乳头吐出,伸舌在妈妈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下,说:

  「你刚刚叫我什么?」

  妈妈说,「坏儿子啊。」

  我将伸进妈妈阴道的中指狠狠向里一插,再次问道,「叫我什么?」说着,我用戏谑的眼光看着妈妈。

  妈妈似乎读懂了我的意思,白了我一眼,脸上泛起红晕,满脸娇羞,低声说:

  「坏老公。」

  「什么?我刚刚没听清。」我微笑着。

  妈妈忽然抱起我的脸,重重的咬在我的唇上,然后疯狂的吻着、舔着我的脸,我的鼻子,我的耳朵,我的脖子。嘴里不住的呢喃着「坏老公、坏儿子……」我将妈妈的两腿岔开,抬起阴茎就要往里塞。这时候妈妈忽然拦住了我,说:

  「现在还不可以。」

  我说,「为什么?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到最后却不能。」这时妈妈叹了口气,说:「再过几天就是你的十八岁生日了吧,等你过了十八岁,成了成年人,妈妈就让你做。」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非要等到我十八岁生日。不过我还是听从妈妈的话了,之后我们又疯狂的拥吻着对方……自从这天以后,我和妈妈初尝甜蜜,一有时间就缠绵一番。一时间我都忽略了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阿姨。

  这一天,是我生日。我们三个人在饭店找了个包间,度过了我的十八岁生日。

  虽然简单,但是却很温馨。

  回家的路上我们打了个车,我坐在前面副驾驶。妈妈和阿姨在后面嘀嘀咕咕不知道商量着什么。

  下车,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妈妈神秘兮兮的在我耳边说,「坏儿子,一会儿妈妈送你一个生日礼物。」我问,「是什么生日礼物?」

  妈妈说,「现在不告诉你,等等你就知道了。」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的就要问妈妈索要生日礼物。这时,妈妈把我带到了我的房间,然后从身后拿出一个眼罩来,说:「戴上眼罩,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可以拿掉了,你再拿掉,如果你中间拿掉了我就不理你了。」我不在意的说,「不就是个生日礼物嘛,干嘛搞的这么神秘。」「不,你必须听话,等我告诉你拿掉的时候你才能拿。」这时,我才听出妈妈的语气非常郑重。

  「好,我答应妈妈。」我也郑重的答应。

  妈妈看我是真的答应了,这才在我将眼罩戴在我头上。然后剥去了我的衣服。

  我纳闷的问妈妈,「干嘛扒掉我的衣服?阿姨还在家呢。」「不脱了你的衣服怎么送你礼物啊?你阿姨放心吧,她不会干扰你的。」我忽然间知道妈妈要锁我什么礼物了,因为前几天妈妈说我过了十八岁生日的话就让我进入她的身体。

  原来如此,于是我就非常坦然的等待了。

  脱完我的衣服后,妈妈说了声,「等我回房间准备一下。」走到门口的时候妈妈又叮嘱我,「不可以摘下眼罩哦。」「好了,好了,我知道啦。」我不耐烦的说着,却是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十分期待。

  「不行,还是不放心你这小鬼头。」说着,妈妈返回来,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手铐,将我的手也拷在了背后。

  过了片刻,门开了。

  我屏住呼吸,期待着。

  一个光滑的肉体将我扑倒在床上,紧接着,一条舌头舔在了我的胸脯上,然后是乳头,然后往下……最后竟然将我的阴茎都含在了嘴里。

  这可是前几天我求了半天妈妈都没有做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主动。我笑着说,「原来妈妈还害羞,想舔就舔嘛,还让我戴个眼罩,还绑住我的手。」这时,妈妈的动作一停,然后忽然起身,坐在了我的肚子上,紧接着妈妈扶住我早已经挺立的阴茎,慢慢的坐了上去。

  噗嗤。

  顿时,我的阴茎被一个温暖湿润的巢穴包围。

  我看不到眼前发生的事情,只能是根据身体的感觉凭空想像,想像妈妈正坐在我的身上上下起伏是多么的刺激。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很快的就将滚烫的精液射了出来,一边射、我一边呼喊着「妈妈我爱你、老婆我爱你……」片刻后,我的阴茎停止了跳动。

  我说,「妈妈,现在可以解开我的手铐和眼罩了吧?」妈妈听闻,于是先解开了我的手铐。然后摘下了我的眼罩。

  长时间的黑暗让我一时间有点不习惯灯光的照射。

  我眨了眨眼睛,一愣。

  这不是妈妈!是小阿姨。

  「阿姨……怎么是你?」虽然小阿姨是我意淫了无数回的物件,但是此刻真的赤裸相对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是我啊。」小阿姨笑着说,但是明显可以看出来是挤出来的,「我就是你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啊。」小阿姨竟然是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疑问问出口。

  「这……都是陈年往事了。」这时,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了。

  「先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送我生日礼物吗?为什么会是小阿姨……」妈妈叹了口气,「这其实还得从你爸爸说起……」接着,妈妈将这一段封尘的往事说了出来,原来,当年妈妈和爸爸是同一个学校的老师,不过教的不是一个年级的,所以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往来。而小阿姨正是爸爸班上的学生,非常狗血的,小阿姨喜欢上自己的老师了。并且勇敢的和爸爸表白了。在这之后,爸爸很快知道了小阿姨是妈妈的妹妹,然后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而后妈妈开始介入、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因为小阿姨的事情也互相熟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妈妈和爸爸产生了感情,最后走到了一起。

  而小阿姨因为多方面的干涉,最终放下了这段情事。只不过妈妈后来才知道,小阿姨始终都没有忘记爸爸,所以才一直没有结婚。

  这时,小阿姨一边穿衣服,一边叹气,「我当年爱的人被你夺走了,没想到他的儿子也被你先行一步。我真是个失败者啊……」「妹妹,别这么说,小光和他爸爸不一样的。」妈妈说着,趁机给我使了使眼色。

  「是啊阿姨,我和爸爸是不一样的。虽然可能你把我当做了爸爸的替代品,但是对我来说你就是我最爱的小阿姨。我不是爸爸,我不虐替代他,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爱你。」说着,我用真诚的眼睛看着小阿姨。

  将一个人看做是另一个人的替代品,小阿姨似乎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正在系扣子的手有那么一刹那的颤抖,回头,她对上了我真诚的目光。似乎是看到了我的真诚,她低下头默默的穿衣服。

  穿好了衣服,小阿姨就向外走去,我呆呆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怎么办。

  「我回房间去了。」小阿姨路过门口的时候和妈妈擦肩而过。

  这时,妈妈忽然拉住了小阿姨的手,说,「我都把你送给小光了,你还要到哪里去?」妈妈的眼里闪着狡黠的目光。小阿姨脚步一顿,看着妈妈,猜不出自己的姐姐是什么意思,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妈妈。

  这时,妈妈才继续说道,「该回房间的是我,这里才是你的房间。」妈妈莞尔一笑,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小阿姨始终盯着妈妈,就在妈妈转身的那一瞬,她分明从妈妈的脸上看到了落寞的神情,这神情是如此的、如此的……就好像当初自己听到姐姐要和自己最爱的男人结婚的消息一样。

  小阿姨心里一痛,这时妈妈已经打开了她房间的门。

  「姐姐!」

  妈妈转过头来,又露出那种温柔的微笑,还不等她说什么,小阿姨已经快步走过去拉起了她的手,又将她带到了我的房间。

  「妹妹你这是要干什么?」妈妈有点不明所以。

  小阿姨长呼了一口气,看了看我,又看向妈妈,说:「曾经,我一度认为是你夺走了我心爱的男人,我也曾经恨过姐姐。但是后来我才明白,爱情里从来没有谁能夺走谁,有的只是从一开始就失败的失败者。」小阿姨的声音一顿,「而我,就是那个失败者。所以我今天对姐姐说声对不起。」气氛忽然如此转变,我继续不知所措。

  妈妈叹了口气,说:「这事,其实也有我的不对,我本来以为那只是你年级小,情窦初开对成年男性产生的一点憧憬,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忘记那个男人,因为我从来都不认为你的那感情是真的。可是我错了,我发现你对他的感情不比我浅。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有点对不起你,而因为你,小光也不仅仅是我的儿子,不仅是你,连我也下意识的将小光当成了他的替代品,把小光补偿给你,一直都是我的心愿。只是……你也知道了,前几天我和小光发生了那种事情。不过放心吧,小光还是完好的,我并没有和他做进一步的事情。」「姐姐。」小阿姨忽然打断了妈妈的话,「我已经想明白了,既然感情的事情无关对错,那么又何苦一直放不下?因为一个过去的人,而让现在的人不开心。

  他是你的男人,而小光是我的男人。但是……小光不仅仅是我的小光,所以,让我们放下以前的不愉快,一起好好的生活吧。」说着,小阿姨看着妈妈,等待她的回答。而一边的我已经激动的不行了,小阿姨这话是要和妈妈两个人一起……啊啊,真是太高兴了。

  妈妈看着小阿姨,看了许久,忽然噗嗤一笑,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某些郁结,又恢复了她往日的那种从容。妈妈看向我,却是对小阿姨说,「这样的话可就便宜小光了。」「无所谓便宜不便宜,只要我们是真心的,计较那么多干嘛。」小阿姨冷静的说。

  妈妈神情一怔,随后才彻底的放松下来。「为了庆祝我们新生活的第一篇,我去房间拿瓶红酒。」「嗯,我和姐姐一起去。」小阿姨也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挽着妈妈的胳膊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呆坐在床上。

  这一瓶红酒整拿了十分钟,估计两个人私下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这回来以后我感觉到两个人之间更亲密了。

  好奇就要问,我问小阿姨,「小阿姨,你刚刚和妈妈说了什么?」「嗯?」小阿姨不知道我干嘛问这个。

  「女人的秘密也要告诉你吗?还有,还叫小阿姨呢?」妈妈假装不悦的说。

  「……老婆?」既然她们不告诉我,那么我也就不问了。只是对于称呼,我有点不确定,是叫这个吗?

  「妹妹你看他这蠢样。先罚你一杯。」妈妈将倒好的红酒递向我。小阿姨也看到我那神情也笑了。

  就在我即将接过酒杯的时候,妈妈忽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又把酒杯拿了回去,转手递给小阿姨,「我看还是让妹妹亲自喂你的宝贝小光吧。」小阿姨面上闪过一抹娇羞,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样,把酒杯伸向我嘴巴。我张嘴慢慢的喝着,结果小阿姨倒的太快,我一个喝不及,红酒流了我一脖子。

  我详装不悦,「老婆你这是要淹死亲夫吗?」借着玩笑,老婆这个称呼我也非常自然的说了出来。

  小阿姨又是一阵不自然,恼怒的说,「淹死你个害人的才好呢。」只是面上的嫣红却出卖了她的真实心理。

  小阿姨白了我一眼,自己喝了一口红酒,却是将脸凑向我的嘴巴,我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了,小阿姨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变得急促了,我重重的吻在小阿姨的嘴巴上,伸出舌头撬开她的牙关,贪婪的吮吸着混合了红酒和小阿姨唾液的美味液体。

  我大口的吞咽着,直到将小阿姨嘴巴里的液体都吞在肚子里犹自努力的吮吸着。

  开始的时候小阿姨还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可能是我的热情打动了她。小阿姨开始回应我,我们忘情的亲吻着彼此。

  直到小阿姨有点喘不上气了,我们才松开。

  这时妈妈看着我流在胸膛上的红酒,非常痛心的说,「看你们两个光顾亲热,把我的好酒都浪费了。」说着,却是不顾小阿姨的神情,凑过来伸出舌头,从下巴到脖子,直到小腹,将流在我身上的红酒都舔了个乾净,一边舔,一边亲吻吮吸,啧啧有声。

  小阿姨在一边似乎是看不下去了,亲自倒了一杯,「姐姐这么喜欢喝酒,那妹妹我来喂你吧。」说着大大的喝了一口,凑向还趴在我身上的妈妈。

  妈妈微微一笑,也没有拒绝,伸嘴和小阿姨亲吻在一起。

  如此香艳的场景发生在我的眼前,虽然刚刚已经发射过了,但是下体不由又起了反应。

  小阿姨最先发现我的反应,松开妈妈的嘴,不满意的说,「你这小家伙又不老实了。」妈妈也笑着答话了,「看来还得我降服他啊。」说着看向小阿姨,结果却没有从小阿姨的脸上看到恼怒的神色。有的只是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

  小阿姨说,「那我倒要看看姐姐有什么神通了。」我在一边早已经按捺不住了,伸手也倒了一杯酒,说:「让我也敬两个美人一杯。」不过我这次没有将酒含在嘴里,而是直接拿着酒杯凑向妈妈,妈妈一边看着我,一边小口的喝了一点。

  为了不厚此薄彼,我又将酒杯凑向小阿姨,没想到小阿姨摇头说:「我不要这么喝,你得喂我。」我只好自己喝一口,然后喂向小阿姨,又是激情亲吻一番。

  结果这回妈妈不让了,「这是有了老婆就忘了妈妈了吗?」我头有点痛,只能又喂了妈妈一口,不过却没有像小阿姨那样亲吻一番。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我们就在这你一口我一口的游戏中度过了,期间我也只是在妈妈和小阿姨身上过了过手瘾,尤其是妈妈那丰满的乳房和小阿姨肥硕的屁股。

  终于,一瓶红酒喝完了。由于今天是我的生日,饭店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喝过一点酒了,现在又喝了一瓶红酒,妈妈和小阿姨都有点醉了,舌头都大了。

  现在两个女人正在争论谁应该听谁的的问题。

  妈妈说,「我是姐姐,你这个妹妹当然应该听我的。」小阿姨反驳,「风水轮流转,以前我小所以听你的,现在我大了也该你听我的了。」妈妈又说,「我胸比你大。」

  小阿姨毫不退让,「我屁股比你大。」

  妈妈说,「你屁股哪里大了,来比比。」

  「比比就比比。」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的原因,小阿姨竟然真的就脱下了短裙,露出了那肥硕的白嫩大屁股,我在一边看的狂咽口水。

  妈妈醉眼迷离的盯着小阿姨的屁股看了两眼,最后点了点头,「嗯,却是不小……不过都便宜小光这家伙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睡了。你们小俩口亲热吧。」这一下,小阿姨却是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看到妈妈就要下床回屋去了,也不管谁打谁小还没争出个结果,一把拉住妈妈的手,「姐姐我不是说过了吗?放下以前的不愉快,以后一起好好的生活。」妈妈摇了摇头,「不,今晚是你和小光的日子。我还是不打扰了。」小阿姨还想说什么,我已经跳下了床,一把抱住妈妈扔到了床上,「小阿姨说的对,我们三个一起好好的生活,永远不分开。」小阿姨这时也压在了妈妈的身上,一边揉搓着妈妈的乳房,一边说,「正好我还没见识姐姐的胸有多大呢。」妈妈莞尔一笑,也不争辩什么。由着小阿姨将她的衣衫褪尽,那一对惊人的爆乳终于露了出来。

  小阿姨似乎也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妈妈的乳房,虽然是平躺,依然耸立如两座巨大的山峰。

  不由分说,我伸手抓住妈妈的一只乳房,看着它在我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然后我低头吻了上去。

  此时,小阿姨也学我,占据了另一座山头。

  一边吻着妈妈的乳房,一边我将手伸向妈妈的阴部,没想到我在这里碰到了另一只手,我偷眼看了一下,是小阿姨的手。于是我抓向小阿姨的屁股。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小阿姨的屁股是什么手感,但是真的抓到的时候才发现以前的幻想都弱爆了。

  那滑腻的皮肤、充满弹性的嫩肉,是如此的爱不释手,让人欲罢不能。

  到最后,我索性放弃了妈妈的乳房,回头趴在小阿姨的屁股上尽情的舔着、吻着、啃着,这还不尽兴,我又将舌头舔向小阿姨那收缩不停的花蕾,小阿姨的身子一颤,一丝液体从小阿姨的阴道中流出,我舍不得浪费掉小阿姨的蜜汁,张大嘴盖了上去,一边伸出舌头探向阴道深处,势必要挖出更多的蜜汁来。

  小阿姨的呼吸变得粗重,我一边吮吸的蜜汁,一边伸出手指扣向小阿姨那漂亮的花蕾,没想到小阿姨的小菊花十分紧致,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伸进去,却是让小阿姨的阴道分泌出了更多的蜜汁。

  小阿姨忽然起身,把我推倒,我还没来得及询问发生了什么,一个洁白耀眼的臀瓣已经遮蔽了我的视线,我的嘴也被小阿姨湿透了的阴户堵住。

  小阿姨看着瞠目结舌的妈妈笑了笑说,「小光太调皮了,我先镇压他。」妈妈被小阿姨的说法逗笑了,一转头,看到了我耸立的阴茎,于是接话道,「好吧,看我那神通帮妹妹降服他。」然后,妈妈便将我的阴茎吞进了嘴里。一边卖力的吞吐着,一边看向小阿姨,似乎是有挑衅的意味在里面。

  小阿姨不甘被妈妈占了先机,于是也俯下身子去降服我的阴茎。这一刻,小阿姨那丰硕的屁股移开一点,我才得以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

  这一刻,我被巨大的幸福所包围。

  妈妈和小阿姨一前一后,两人舔着我的阴茎,时不时的两条诱惑的舌头还会展开近距离的直接交锋。

  妈妈舔我阴茎的下面,小阿姨就舔我阴茎的上面。

  小阿姨含住我的龟头尽情吮吸,妈妈就转战我的阴囊,将半个阴囊都吸入了自己的嘴里。

  似乎是觉得战场还不够润滑,小阿姨吐了一口唾液在我的龟头上,满含泡沫的唾液顺着阴茎流向阴囊。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从阴茎根部卷着唾液滑到龟头顶端。

  是妈妈的手。

  这一场战斗似乎以妈妈的手掌握我的阴茎为止,妈妈获得了短暂的胜利。上下套弄几下后妈妈已经和小阿姨激烈的拥吻在一起,嘴边还有透明的液体流下,也不知道是双方的唾液还是什么其他液体。想到刚刚这两张性感的小嘴还在一起侍奉着我的阴茎,而此刻又激吻在了一起,我的阴茎霎时又涨大了一分。

  慢慢的两个人直起了身子。却仍旧交缠在一起,小阿姨双手尽情蹂躏着妈妈的乳房,而妈妈则是扶正了我的阴茎。

  噗嗤一声。

  我的阴茎终于进入了这个朝思暮想的圣地,随着妈妈的上下浮动,巨大的快感开始一波一波的涌向我的脑海深处。

  而小阿姨则是加快了频率,屁股和阴户在我脸上不住的摩擦,蜜汁沾了我一脸。

  过了片刻。我终于抵挡不住,在一声满足的闷哼中肆意的射出了我的精液,汹涌的涌向妈妈的阴道深处。

  而小阿姨也在这时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随之一股堪比长江入海的巨大水流从她的阴户流出,流到了我嘴里,却是小阿姨竟然也达到了高潮。小阿姨颤抖着身子,将高潮的蜜汁沾满了我的脸。

  妈妈起身,还没等有所动作,浑身无力的小阿姨已经伏在了我的下身,一点不浪费的将我阴茎上的精液都舔了个乾乾净净。

  妈妈还没有高潮,不过看她潮红的脸色、迷离的眼神也快了。

  妈妈将占据我脸庞的小阿姨的屁股移向一旁,跨步蹲在了我的脸上,一边自己用手揉搓着她的阴蒂,一边享受着我舌头的侍奉。

  终于,妈妈高呼一声,「好老公,我来了……」蜜汁又冒了我一脸……经此一战,三个人都累了。

  妈妈平躺在我左边,我摸着她的乳房。小阿姨侧躺在我的右边,一双美腿搭在我身上,我尽情的揉搓着她的屁股。

  在如此香艳的幸福包围中,我沉沉的陷入了睡眠……此后的几天时间里,我们三个人整日都沉迷在彼此的肉体中。大概过了半个月的时间,那天小阿姨忽然找我和妈妈说要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情啊?搞得这么神秘。」妈妈说。

  妈妈此刻正坐在我怀里,我们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妈妈坐在我怀中,我双手伸前将妈妈的一对大乳房掌握在手里,尽情的蹂躏着,而将阴茎深深的插入到妈妈的阴道里,妈妈一边享受着我的伺候,一边看电视,看的自然是母子乱伦的电影。

  「其实吧,也不是我的事,是小光的班主任失恋了。」小阿姨说。

  「她失恋了?前阵子不是还天天和一个年轻人形影不离的吗?」妈妈也知道这个老师。

  我的班主任是个二十七岁的御姐,脸上一副黑框眼镜,整天都板着一张脸,也不会打扮,一身八十年代的衣服。这么个年纪了还没嫁出去也不值得奇怪。

  因为上课非常严厉,经常没收我们的小说啊随身听之类的,所以我们班上的学生大都不喜欢她。又因为她叫做屠婷婷,暗地里偷偷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做「土老虎」。

  「是啊,但是这不是失恋了嘛。」小阿姨说。

  「那她失恋关我们什么事?……再深入点我的宝贝。」妈妈后半句话却是对我说的。

  「她失恋了,所以让我给她再找个男人,所以我就想把小光介绍给他。」「什么?把小光介绍给她?我不同意!」妈妈一听要把我介绍给别人就不乐意了。

  「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小阿姨央求道。

  「好,我就听听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

  「姐,虽然我们现在在一起了,但是总不能永远不出这个屋子吧?所以我就想着,把小光介绍给屠婷婷,让她和小光结婚,这样虽然是多了一个人分享小光,但是我们以后在一起也就方便多了。」妈妈听了小阿姨的话也陷入了思考中,过了片刻,她抬起头问,「那咱们这关系她会接受吗?」小阿姨笑了笑,「放心吧,这点我保证她能接受。因为她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她弟弟就经常和她妈妈做爱,而且当着她的面也不收敛。她本来也是想加入到其中的,结果她妈妈却是舍不得和她一起分享她弟弟。而且啊,她还有点特殊的癖好,我约好了这个周末去她家的,倒是你俩就知道了。」「你已经告诉她把小光介绍给她了?」妈妈问。

  「这倒没有,这不是正打算给她个惊喜,顺便一举拿下她嘛。」小阿姨神秘兮兮的笑道。

  周末。

  我们约好了时间,下午的时候来到了屠婷婷屠老师家里。

  「咚咚咚。」

  「谁啊?」

  「我,闫蓉。」

  「哦,是蓉姐姐啊,你稍等。」屋内传来拖鞋的踏踏声,过了片刻,一个齐刘海短发、戴黑框眼镜的女人出现在门口,正是我的班主任屠婷婷。

  「快进来,快进来。」屠老师连忙把我们让进去,只是看到只是我们三个人,稍微有点疑惑。因为小阿姨说好了今天把那个男人带给她的。

  「屠老师好,这份见面礼是给你的。」我将一个大盒子放到了茶几上。

  「哟,是什么东西啊,还包装的这么严实。」屠老师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拆开包裹。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只是今天来的时候小阿姨才给了我这个东西,说是让我亲自给屠老师一个惊喜。

  「啊,这是……」打开盒子后,屠老师捂着小嘴惊呼道。

  正在琢磨屠老师和小阿姨哪个更性感的我,低头看向盒子,一看,我也惊呆了……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套情趣用品,什么按摩棒、跳蛋、窥阴器、皮鞭应有尽有,最显眼的是两副泛着寒光的手铐。

  话说上次妈妈给我戴手铐的时候我就疑惑了,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只是后来已经沉迷到了妈妈和小阿姨的幸福生活中,把这事到给忘了。现在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小阿姨有这方面的癖好……屠老师恢复冷静,整个事件连起来一想,差不多也明白了,最后却是吃惊的指着我问小阿姨:「蓉姐姐,你不会是……给我介绍的……小光吧?」小阿姨一副计谋成功的样子,调笑道:「你看我们家小光怎么样?」屠老师转过头上下打量着我,虽然我早已经有所准备,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师,顿时也有点不自在。目光不知看向哪里,手足更是无措。

  屠老师看了几眼就扭回头了,冷冷的说:「太嫩了。」紧接着又看向小阿姨,「蓉姐姐,你这是来开我玩笑的吗?」虽然知道我是小阿姨的侄儿,但是我毕竟还是她的学生,当着自己学生的面看这一盒子的淫秽玩意儿,不知内情的屠老师有点生气了。

  「你看我像是开这种玩笑的人吗?」小阿姨也稍微严肃了起来。

  屠老师看看小阿姨,看看我,最后将目光投向我妈妈,「闫……萍姐你……没意见吗?」我妈妈是学校的政教处副主任,小阿姨和屠老师只是个普通的教师,而且年龄上也是她俩相仿,所以和我妈妈有点距离感,平时都是叫闫老师的,只是现在是私下里,所以才临时改口叫我妈妈萍姐。

  「意见嘛……多少是有点的,毕竟是我的儿子,我也得交代给一个靠谱的人。

  不过意见什么的也得先看屠老师的想法,如果屠老师看不上我家小光,我有没有意见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妈妈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就算你能接受小光,我也无法接受你。」「什么条件?」屠老师顺口问道。

  「接受我和小蓉。」

  「啊?」这一个回答可是让屠老师愣住了,「接受萍姐你和蓉姐?」「对,就像你妈妈接受你一样。」这时小阿姨插话了。

  这下屠老师真的吃惊了,她指指小阿姨,指指妈妈,又指指我,「你……你们……你们难道……」「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怎么样?可以接受吗?」小阿姨说,「其实小光除了年龄小点,其他方面都很好啊,学习成绩也好,清华北大不成为题,将来的前途很明朗。而我们都有这种与常人不同的经历,结合一下不是正好吗?」小阿姨趁热打铁,又给屠老师补充了一番看起来足够的理由,「再说,咱俩本来就已经有关系了,不说小光是你的男人,现在不过是多了我姐姐一个人而已,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我……我得缓缓。」屠老师说着丢下我们三个,钻进卧室了。留下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

  妈妈对小阿姨说,「没想到你俩还是个les?」小阿姨笑了笑,「姐姐你没想到的还好多呢,不仅仅是les,我们还有点那方面的癖好呢……」而我,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卧室的门开了,屠老师已经恢复了往日那种冷冷的样子,「如果我不接受呢?」「不接受我们三个就强 奸你。」我完全想不到平日里阳光女神般的小阿姨竟然也会说出这么粗鲁的话来,在我目瞪口呆中小阿姨已经起身冲向屠老师,上下其手,又是挠痒痒,又是抓胸的。

  「好好好……我接受、我接受……放过我吧。」屠老师在小阿姨猛烈的攻势下很快投降,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的决定。

  小阿姨也停下了举动,对屠老师说「婷婷你不趁热试试小光给你的礼物?」「哼」屠老师也早已经猜出了这礼物绝对是小阿姨的主意,只有小阿姨才这么了解她,不过嘴上却说,「试试就试试,怕你啊。」听到这里,我和妈妈相视一笑,知道成功了。

  屠老师上来就要拿道具,结果却被妈妈抢先夺过了,妈妈笑道:「今天就先让我们三个伺候一下婷婷吧。蓉蓉接着。」说着把一团红绳扔向了小阿姨。回头又看向我,「小光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去制服你的女人?」我终于反应过来,一把将屠老师扑倒在沙发上,虽然我的年龄和屠老师差了十岁,但她终究是个女人,力气并没有多大,很快被我将手背在身后制服。

  我趴在屠老师的身上,两个人的视线相聚不过十公分,我不由自主的说,「屠老师你真美。」屠老师似乎没有料想到我会这么说,神情一呆,面上微微泛起红潮,却是停止了挣扎。

  「果然还是得小光才能驯服他的女人啊。」妈妈在一边调戏道。

  这时小阿姨已经走上前来,捆了个龟甲缚,从手法上看的出来,小阿姨对此非常熟练,一看平时两个人就没有少玩。

  小阿姨拿出一个按摩棒递给妈妈,自己拿了一个鞭子,我正要拿个什么道具,小阿姨说道,「你用你的小家伙就行了,用什么道具。」说着,小阿姨已经非常暴力的一把撕开了屠老师的衬衣,顿时,被勒的严重变形的洁白乳房暴露了出来。

  我非常配合的扑上前,尽情的舔着,捏着。这种被勒住的乳房又和平日里的不一样,整个乳房在底部被勒住,充血更多,比平日的更坚挺,更丰满,更又感性。

  我使劲的咬着,卖力的抓着,异样的快感从手掌上袭来。

  妈妈这时也已经扒开了屠老师的短裙,隔着内裤用按摩棒刺激着屠老师的阴户。

  屠老师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淫靡的呻吟。

  我不满足于胸前的一对乳房,开始进攻其他的地方,撕裂了一片片衣衫,这样的举动下极其刺激人的侵略欲望。我比平日更兴奋,不过片刻,屠老师的衣服已经成了一条条的,还没有完全剥落,那是因为有绳子绑着。

  妈妈和小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将衣服脱了个精光。

  屠老师也已经完全的兴奋了,阴道里流出的蜜汁将内裤湿了个透,当然,也少不了我的唾液。

  这时,一直在一旁插不上手的小阿姨过来将屠老师翻了个姿势,让屠老师跪在地板上,然后她抓住屠老师的两个脸蛋,将自己的阴户凑到屠老师脸前。

  屠老师还在呻吟,小阿姨已经不耐烦的一鞭子抽在了屠老师裸露的背上。

  似乎对这样的鞭打十分享受,屠老师卖力的舔着小阿姨的阴户,就好像一条舔着骨头的母狗一样。

  这时我也早已经忍受不住了,几下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挺着耸立的阴茎就刺入屠老师的阴道。

  没想到屠老师的阴道竟然十分的紧致,我插入的十分困难,而屠老师也十分痛楚,发出了痛呼声。

  我细细的感受着这种紧致带来的快感。这时妈妈跨立在屠老师腰上,背对小阿姨,一边揉搓着自己硕大的乳房,一边将阴户展示在我的脸前。

  我不由分说就舔了上去,下身一边开始缓缓的抽插。

  妈妈的呻吟是那种细细的享受,而小阿姨似乎对这样的场景感到非常刺激,她的呻吟非常狂野,而被小阿姨塞入下身的屠老师却是那种沉闷的呻吟,非常刺激人进一步行动。

  在这美妙的三重奏之中,我尽情的享受着。

  这时,大概是想要换个方式了。妈妈接替了小阿姨。而小阿姨拿着鞭子来到了我身后。

  「用力点,狠狠的操这只母狗。」小阿姨一鞭子却是抽在了我屁股上,疼的我一阵哆嗦。结果却感觉更加的刺激。

  我心想,难不成我是个M?

  这时,小阿姨又从穿过我裆下,抽在了屠老师的两腿之间。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屠老师身体的颤抖,伴随而来的是屠老师阴道猛的收缩,突然而来的刺激差点就让我射了出来。

  四个人第一次玩,就玩的这么激烈,强烈的刺激下却是妈妈最先达到了高潮,蜜汁喷了屠老师一脸。

  紧接着,我闷哼一声,一番激烈的冲刺,将积蓄多时的精液狠狠的射入了屠老师的阴道深处。

  我无力的趴在屠老师的背后,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背后火辣辣的疼痛。

  小阿姨扔下鞭子,又拿出了一个双头假阴茎道具,一头插入自己的阴道,一头插入屠老师的阴道,再一次的抽插起来。

  屠老师早已经浑身无力,唾液顺着下巴流到了地上、胸脯上,没想到这样的情形再一次激发了我的冲动。

  虽然我的阴茎还软趴趴的,我还是起身将她塞入了屠老师的嘴里。屠老师好像忽然之间找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含着我的阴茎卖力的吞吐起来。

  这时妈妈绕到小阿姨的背后,一手揉搓着她的乳房,一手拿着一个跳蛋刺激着小阿姨的阴蒂。

  终于,小阿姨率先达到了高潮,屠老师紧随其后,而后却是再也无力支撑,吞吐着我阴茎的嘴巴无力的松了开来。

  我不再刻意控制,顿时精液猛烈的射到了屠老师的脸上、嘴里。

  小阿姨和屠老师都浑身无力了,瘫软在地上。

  我靠着沙发,虽然有点力气,却是一点都不想动了。

  妈妈贴心的过来用她的小嘴、舌头将我阴茎上的精液处理乾净,而后一点不浪费的将屠老师脸上的精液都收集到自己嘴里,却是没有咽下去,到一边和小阿姨分享了。

  歇息了片刻后,我们四个人收拾了一下,出去吃了晚饭。

  此后的日子里一有时间我们四个人就聚集在一起无节制的淫乱。而有三个老师的亲身教导,我的成绩也没有落下,一年后,我如愿考入了清华大学哲学系。

  因为我小时候落户晚,我妈妈为了让我早点入学,所以虚报了我的出生时间,因此虽然我真实年龄才20岁,但是户口本上已经22岁了,到了法定年龄。

  于是这年,在等待入学的假期里,我顺利的和屠老师领了结婚证,举办了婚礼。

  八月二十三,那天晚上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只不过两个人结婚,那一夜的洞房却有三个新娘。

  (完)

上一篇:驯服美母 下一篇:鸳被春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