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生物原虫】【19.来了就是一巴掌!】【作者:qinqiyan】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qinqiyan

  19.来了就是一巴掌!

  往床上一躺,想要再进入那种迷蒙状态可就难了,说什么也不行,迷迷糊糊看了看钟,八点半,再过一会说不定还要起来打个飞机,这事闹的,每天都是十点左右,不打个飞机根本没法睡,搞的每次都得十一二点才睡。杏吧首发

  心里这么想着,恍惚间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睁眼,五点四十!

  咦?昨天没打飞机吧?看了看裤子之类的也没有痕迹,面纸也没少,难道这次因祸得福,以后能睡安稳觉了?那可真太好了!

  今天穿的衣服妈妈都已经放在床边了,我开门一看,妈妈已然做好了早饭在等着了,我急忙跑去洗漱穿衣,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快吃完了。

  见我下来了,妈妈放下碗,说道:“我吃完了,你吃吧,吃完了把碗收好,我上去换衣服。”她身上还穿的睡衣,一般都是先下来做饭,吃完了再换出门的衣服。

  我听她语气很平和,就偷着瞄了她几眼,妈妈脸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只能说比平时略微严肃了一些。

  等她上去了我才坐下来吃饭,实在是味同嚼蜡,吃什么也感觉不出来。

  吃完了已经六点十分,妈妈还没下来,我就顺手把碗筷都拿厨房去。

  等我再出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在鞋柜那儿换鞋了,今天穿了双棕色高筒的靴子,上身一件粉白色的毛线衣,外套驼色大衣,下身一条黑白格的短裙,腿上是黑色的打底裤。

  我忙跑过去帮她放拖鞋,原本我都是拖鞋一脱就往地上一扔,从来也没有过说把拖鞋放鞋柜上,今天赶紧献献殷勤,让妈妈把昨天的事给淡化。

  妈妈也不说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我急忙来个打蛇顺杆,笑道:“妈妈,你今天穿的真显年轻!”

  哪料到这一句马屁拍在了马腿上,妈妈两眼一瞪,没好气道:“显年轻?难道我老了?不是真年轻还得靠什么‘显’才能显出来?”

  话一说完,也不理我,开门就出去了。

  啊哟!怎么这话也挨骂呀?今天还是小心些吧!我妈现在是个炮仗啊!一点就着。

  赶紧穿上鞋,书包一拎屁颠颠地跟在她后面杏吧首发。

  别说,深秋的天还是挺冷的,妈妈把大衣一裹挡着风,我跟在她身后,两人来到公交站台,可是不巧,上一辆车刚走,上班高峰期公交也得五分钟一班。

  我冻得在站台上直跺脚,看看妈妈,说道:“妈,你穿这么少不冷么?”

  妈妈瞥了我一眼,说道:“要你管!我不冷!”

  我又是吃了个瘪,一下子倒不知道怎么说了,只好装作冻得不行了,来回乱窜。

  妈妈看我这样,说道:“乱窜什么窜,明天给你买个自行车,嫌冷自己骑着上学,运动运动就不冷了!”

  “别……我还是想跟妈妈一起上下学。我不乱窜还不行么?”

  妈妈白了我一眼,哼了一声。

  还好,公交车这时来了,算是缓解了我的尴尬。

  车上一路无话,到了学校,到教学楼门口了,一看,嘿!又是他们!

  他们是谁?不是别人,真是孙明、刘振、郑宏三人组,合着今天又是他们检查。

  妈妈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孙明先看到了我,朝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郑宏也是一点头,再看刘振,多日不见,他看起来可是憔悴了不少,脸上胡子拉碴的,头发也乱糟糟的,跟他身边油光水滑的孙明、郑宏一比,那简直了,说是他们大舅也有人信啊!

  他也看到了我,一看到我,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来,然后就像有熊熊怒火在燃烧一样,三步并两步拨开人群冲到了我面前,身后的孙明郑宏想拉都没拉住。

  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想要把我吃了一样,大吼一声:“你!”

  他这一吼把教学楼门口众人都给吓住了,所有人都望向我们,妈妈一看赶紧过来想要拉开我们。

  孙明和郑宏也走了过来,孙明伸手去掰刘振的手,郑宏则是驱散众人,妈妈也用手中的包砸在他身上。

  孙明边掰边说道:“老二,老二,你冷静些,冷静些,有办法,有办法!冲动是魔鬼,是魔鬼啊!听大哥的,大哥帮你想办法!”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话,也不知道哪儿刺激到他了,一把推开妈妈,左手抡圆了就给我来了个大耳帖子。

  “啪!”这一声脆响也是够了,周围一片寂静,学生、老师包括孙明郑宏都愣住了,我顿时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肿了起来。

  妈妈显然是也看到了,疯了一样冲过来,拿起包就往刘振头上砸,边砸边说道:“让你打我儿子!谁让你打我儿子!”

  刘振攥紧的手又是一捏,也不管妈妈砸在他头上的包,双眼布满血丝,只是一味地瞪着我!左手又准备来第二下。

  “你们干什么?!”一声女声厉喝传来,“都干什么,挤在教学楼这里,还不去上课!”

  这声音我听着倒是倍感耳熟,应该说,至少在昨天之前我对这声音还是不熟悉的,因为,这就是孙明的‘妈妈’。

  人群一听这声音,熙熙攘攘的就都散了,校门口就只剩下了我、妈妈、孙明、刘振、郑宏还有‘孙杏吧首发明妈’。

  “校…校长!”妈妈说道,“刘老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小俊今天刚来上学他抓住他就是一巴掌。”

  校长?嘿!什么时候换校长了?原来我记得是个地中海的大爷呀!

  此时我右脸已经是肿胀不已了,睁开左眼、眯缝右眼,看了看这位新来的校长,孙明的‘妈妈’。

  她看着大概四十岁上下,脸上画着一些淡淡的妆容,戴一副紫红色框的眼镜,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头上盘着,身着黑色小西装和西裤,内里一件白色衬衣,脚上穿的一双黑色高跟鞋。

  “校…校长好……”我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校长点点头,说道:“这孩子倒是还挺懂礼貌,刘振,放开他,有什么事非得在这里,还不嫌丢人么!”

  刘振血灌瞳仁,我估摸着现在要是把我跟他关一个屋子里,他都不用就菜就能把我给生吃了。

  “嗯————”刘振长长地闷哼了一口气,右手这才松了过来,妈妈急忙跑过来把我搂在怀里。

  校门口这时还有些家长正在看戏,校长一瞪眼,喝道:“一个个的看什么!没见过老师教育学生么!你!说的就是你!上学还敢带手机!哪个班的!下课把手机交过来!”

  原来楼上还有学生在拍啊,唉,这事闹的,多丢人呐!解释起来也很费劲啊。

  楼上一片吁声,眨眼就归于寂静。

  校长冷哼一声,掏出电话来拨了个号码:“喂,老卫,现在就广播发通知,查学生手机,今天所有带手机的全都没收,学期结束去班主任那里拿。”

  挂了电话,她说道:“都来我办公室!今天给我好好说说怎么回事!这孩子去医务室找点药先敷上。”

  我急忙说道:“没…没事的……我也去,毕竟我是当事人。”

  校长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道:“行吧。你也来,我办公室还有些白药喷剂。”

  来到校长办公室,几人各自坐在沙发上,我跟妈妈坐一起,孙刘郑三人坐一起,孙明和郑宏还紧紧按着刘振。

  校长拿出喷剂递给妈妈给我喷上,这个疼啊,疼得我呲牙咧嘴,估计牙都松动了。

  “好了,说吧!怎么回事?刘振!你先说,这孩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这下手这么狠!”

  刘振眼睛死死地瞪着我,并不杏吧首发答话。

  校长看自讨了个没趣,倒是也不生气,指了指孙明,说道:“小明,你说。”

  孙明浑身一震,看了看校长,‘嘿嘿’一笑:“妈……啊不是,校长,这个是说来话长了,这个…这个……要不你让他们都先去出去吧吧,张老师今天还得看班呢嘛,这个……这个……我慢慢给你解释。”

  妈妈此时正在给我敷药,说道:“不行!今天一定得给我个解释!我们孩子好好的,凭什么来了就是一巴掌!是丢你刘振的脸了还是给班里拖了后腿了?再说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说这么体罚的!”

  孙明脸上一阵为难之色,说道:“张老师,这个……你在这我们确实很难解释,总之你放心,我们今天一定给你个交代。我孙某人做保证。”

  校长也缓言道:“小张,那你就先回去吧!有我在,你还担心么?而且刚才你的那些话我也都听到了,这孩子是你儿子是吧?”

  妈妈点了点头。

  校长又说道:“真是没看出来啊,你儿子都这么大了,这不是下礼拜刘局要来听公开课么?你也好好做准备,你先回教室吧!我决不会让他无缘无故受这一巴掌。”

  接着又转向我:“李同学,你要不要也先回去休息休息啊?老师我一定不让你受委屈。”

  我眯缝着眼看向校长,刚要说‘好’,只感觉妈妈掐了我一下,忙改口道:“好…好校长,我没事……滋……”正好孙明他妈姓郝,倒也不突兀。右边肿着,一说话口水都流下来了。“我还是在这里听听吧!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刘老师了。”

  孙明脸上变颜变色,似乎是希望我走,那不行,我倒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嗯,好吧!那小张你先回去吧!”校长又说道。

  妈妈抱了抱我,说道:“小俊,你在这里好好听听,要是你的错,你就跟刘老师道歉,但是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今天这一巴掌他都跑不了。”

  说着她拉开我的书包拿上她的小包,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眼看妈妈走了,孙明长吁一口气,看向刘振和郑宏,说道:“刘老师、郑老师,你们也出杏吧首发去。”

  郑宏起身就要走,刘振稳坐不动,双眼直勾勾盯着我,沉声道:“不行,我是当事人,我必须在!今天我也不怕丢人了,大哥,你说吧!咱们做的那点事,阿姨哪一件不知道?我这事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我刘振反正都不算是男人了。”

  郑宏一听,一屁股也坐了下来,冲孙明一扬头,又冲校长笑了笑。

  “唉!”孙明叹了口气,坐了下来,顿时就变成了一幅轻浮浪子样,说道:“妈,我们三个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家里的事咱不提,外头拈花惹草的事咱仨也没少干,这你都知道吧?”

  校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了看我,孙明又说道:“不用看他,这事跟他有莫大的关系,张茹老师,就刚才那位,你看姿色怎么样?”

  校长有些嗫嚅,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人儿子还在这呢。

  孙明‘嘿嘿’一笑,又道:“没有关系的,儿子我就把事情好好给你讲讲。”

  于是他就把他们三个怎么密谋迷晕妈妈行非礼之事的计划以及被我撞破的事情和盘托出,只不过当中被我的血钻进身体这些事都跳过不说。

  校长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住的瞥着孙明。

  “事情嘛,大概也就是这样,其实说来也很简单,咱们也没少干。你看我也被俊哥儿踢过,老三还被他砸晕过去了呢!不也是不恨他么?”

  我心里道:你倒是想恨我,只怕你没有这个胆子了。

  “但是老二跟我们有些不一样的地方现在,这个……哎呀……简直奇耻大辱啊!”孙明不住摇着头,砸着手。

  刘振冷哼一声,说道:“大哥,还是我来说吧!”

  孙明一听,急忙借坡下驴:“好好好!还是老二你来说比较直观些。”

  刘振说道:“简而言之一句话,就是我让他踢得丧失性功能了。”简简单单一句话,刘震说的是咬牙切齿,恨恨然地瞪着我。

  哟!这事我倒是不知道,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了,刘振身体素质不如孙明啊!你看孙明就啥事没有,你怎么就阳痿了呢?

  诶,也不是,孙明还吸收过我的血呢!说不定是因为这个吧?我感觉踢孙明那一脚可比踢刘振那一脚重多了。

  校长听完,脸上也是既尴尬又为难,过了好一阵才说道:“这个……刘老师……你还年轻,去医院好好查查,应该没事的。”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刘振整个人像崩溃了一样,一下大哭了起来:“没用啦!!!没用啦!!!!我再也不是个男人啦!!!!市里所有医院都去过了,医生都已经给我判了死刑了!!!我老刘家就要绝根了!!!”一边哭着一边捶着面前的杏吧首发茶几。

  看他哭的这么伤心,我倒有些过意不去了,但是心里一想要不是你自己心怀不轨,哪里会有这等横祸。

  孙明郑宏两人一直在旁劝着,校长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看了看孙明,想到昨天听到的那些话语,不禁笑了出来,对孙明招手道:“孙……老师……滋……你过来一下。”

  孙明忙不迭跑过来,说道:“俊哥儿有啥吩咐?”

  我脸上已经恢复了不少了,轻轻道:“孙老师,最近那方面是不是有所长进啊?”

  孙明一惊,看了看校长,偷偷地冲我竖了个大拇指。

  我又道:“你去问问郑老师,是不是也一样。”

  孙明一笑:“不问也罢,他跟我一样,最近他老婆让他日的整天嗷嗷叫。”

  我心中暗笑:这可都是老子的功劳啊。

  于是我附在他耳边说道:“你去告诉刘老师,我有家传灵药,专治阳痿,让他别哭了,准保让他做男人。”

  得,越来越像江湖神棍了。

  “够了!别哭了!”孙明一声断喝,打断了刘振的哭声,刘振泪眼朦胧看了他一眼。

  孙明贴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刘振的眼睛瞪得老大,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真……真的?”刘振看向我。

  我点头道:“我惹的祸,我来补,不过刘老师,归根结底,事情不是由我身上起来的,你们所行不端,算不算罪有应得?”

  三人都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你这一巴掌……”

  刘振急忙道:“我的错,我给你赔不是,只怪我太冲动,治好了我的病,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老大。”

  孙明乐道:“老二,你这是要篡位啊!”

  孙刘郑三人都笑了起来,校长室里倒是一片祥和了。

  “好了,事情算解决了么?”回头一看校长,此刻俨然是铁青着脸,“解决了就都给我出去吧,该上课上课,该上班上班,李同学,你要不要……咦?”

  校长一脸惊讶地看着我,我也不知所以。

  孙明急忙说道:“还是年轻好啊,恢复起来就是快!你看看李同学这脸,这才多一会啊,就恢复了。”

  原来是这样,估计我脸上已经不肿了,我也打趣道:“也是校长的药好啊,不然光靠我自己也是不行的啊。”

  四人笑闹着要出校长室,身后校长说道:“小明,你留下来,我有话要问杏吧首发你。”

  孙明留在了校长室,我跟郑宏刘振回到教学楼。

  快要到教室的时候,我就看到妈妈拿着手机在耳边,不过她背对着我,我到她身边了她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跟谁打电话,一句话都不说,我看她肩膀还一抖一抖的,不知咋回事。

  “妈……”我轻轻叫了一声,妈妈‘呼’地一下转过身来,我这才看到她双眼泪汪汪,脸上尽是些泪痕。

  一看到我,她蹲下来一把抱住了我,抽泣着,就是不说话。

  “妈妈,怎么了?”我好奇地问道。

  妈妈抽泣了一阵,慢慢擦干眼泪,说道:“没事,小俊,妈妈只是心疼你这一巴掌,看起来好像好多了呀。”

  “嗯,妈妈你知道的,我身上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我拍了拍胸脯,“不要哭啦!你看妆都花了,就不美了。”

  妈妈破涕为笑,说道:“难道你妈必须化妆才美么?”

  我一阵语塞,‘嘿嘿’笑道:“不是,不是,随便什么时候妈妈都是最美的。是我口误了。”

  “好了,去上课吧!要是不舒服就趴一会,我已经跟陈老师说了。”

  “嗯!”

  来到教室,喊声报告,陈冰心老师看我一眼,说道:“回来了?快回座位吧!”

  到了座位,打开书包刚要拿书,发现书包里多了一样东西:手机!

  拿出来一看,是妈妈的备用机,一看通话记录,最近通话里赫然就是妈妈的号码,一看时间,两分钟之前挂断的。

  那……刚才孙明说的以及我说的那些话妈妈岂不是全都听见了杏吧首发?
 
  【待续】

字节12113


上一篇:【生物原虫】【18、千里传音】【作者:qinqiyan】 下一篇:【末日触手行】【第二章行动】【作者:wangyue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