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猎母行

当我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你可以不相信,因为这样的故事本来就有很多的虚构的成分,如果一切都按照真实的情形写出来,不但枯燥乏味,而且平淡无奇,所以我把一些真实的故事加了很多让我可以兴奋的幻想。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我叫赵大龙,是个大连的男孩,我在大连生活了20年了,我爸爸叫赵文力,四十八岁,是事业部门的一个小干部,妈妈叫唐影,四十六岁,小学的老师,我还有一个姐姐,叫赵雯雯,比我大两岁。

    我一直是好学生,每一年都要考学校第一的,也许是因为我的妈妈是学校的老师吧。我很早熟的,自从在小学五年级是偷偷地看了爸爸拿到家的一本黄色录象带以后(那时侯还没有VCD),我现在无法理解当时儿时的心情,现在看来,那个录像带是在是平淡无奇,不过是两个老外做爱的样子,可是我就无法控制自己了。

    我开始手淫,搜集黄色小说,图片,还偷偷地看爸爸妈妈做爱,我记当时很多的武侠故事中都有关于色情的描写,比如我看的第一部色情的小说就是柳残阳写的《小魔女》,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柳残阳写的小说,但是大段大段的色情描写让人很兴奋。

    我也看的很多的小说是日本翻译的,在日本的翻译文字中,又很多多的故事是关于母子的,我对日本人从来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但是他们的故事确实是很不错的,无论是真是的,还是虚构的,对母亲的大胆的描写,和妈妈做爱的无比的刺激,和生花的妙笔,让人很折服。

    我就开始幻想我和妈妈在一起做爱,可是我没有做,因为在中国这是绝对大逆不道的,在幻想中也是很不道德的,我无法控制自己,我就写一些自己的幻想,开始的时候我写我和我的邻居作爱,后来就写我的邻居和她的儿子做爱了,在到后来思想也开阔了,不但写邻居一家子乱伦做爱,还写了邻居和她家的小狗做爱(这个构思来自《包公案》的故事),最后开始写我和妈妈做爱,已经和同学交换妈妈做爱了。我的学习是急转直下,到了六年级,我的成绩已经不行了,对此,我的妈妈对我是严加管教啊,可是还是没有用的,我甚至认为色情文学就像是鸦片,完全无法戒除。

    直到我的妈妈看到了我写的小说,是在我上学的时候,妈妈私自打开了我的抽屉,她发现了我的日记本,原来妈妈以为我早恋了呢,可是她发现了我写的东西。尤其是我和妈妈乱伦和我和同学交换妈妈的故事,妈妈看了以后大发雷霆,把我写的都烧了,还狠狠地打了我一顿,但是她已经打不服我了,我没有哭,也没有求饶。妈妈在打了我以后,开始对我严加管教,每一天和我一起学习,还“苦口婆心”地教育我,说我还小,不要学坏了,家里还要等着我出人头地呢。我只有含糊地答应。令我惊奇的是,妈妈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爸爸。

    后来爸爸到吉林工作,因为是提升了,而且只是说去一年多正是我上初中的一年,我还是老样子,学习还是不好,一直在班级后边晃荡,我姐姐的学习很好,在初三的班里一直是前三,考上重点高中是很正常的,姐姐也给我讲学习,可是我就是无法忘记我的故事,我的一些很不好的幻想,有时候我在半夜偷偷地躲在被窝里,打手电写我的幻想,或者看我从同学那里借来的小说,其实对于图片,我不是怎么在意,在家的时候,我是可以看到妈妈的身体的,妈妈因为不怎么保养自己,腰间已经有了赘肉,但是妈妈的乳房和屁股都是很大的,尤其是妈妈的乳房,很有形,不但大,而且挺,虽然有我和姐姐两个人的吸吮,依然是比很多的女人好看的。

    后来妈妈没有办法了,我也是“屡教不改”,而且做为一个老师,儿子学习一个在后边“打狼”,确实是很丢人,于是就答应我说,要我考第一,她让我看录象,我们家里就有几本黄色录象带,从妈妈发现我的事情以后,妈妈就把它藏起来了,我一直不知道妈妈藏到哪里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好好地学习了,我从来不笨,只是有些不用心而已,加上姐姐一个给我讲课补习,我的学习一直上升,半学期后的期末开始,我还真的考了全校的第一,这在学校成了一个轰动新闻,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从来没有过学习成绩上升这么大的学生。我在外边大大地给妈妈争了脸,我向妈妈要求答应当初答应我的事情,妈妈开始不同意,在我一次又一次的要求下,妈妈拿出了录象带让我看了三次,妈妈是把录象带拿出来,把我一个人关在家里,然后出去,过了半个小时开门回来。

    第三次我看录象的时候,我听到妈妈开门的声音,我并没有把在外边的勃起的阴茎收起来,也没有停止套动阴茎的手。看了很多的小说,在小说中有很多这样的情节,妈妈看到了儿子的阴茎,开始无法自拔,我也希望故事可以在生活中继续。

    妈妈进来一愣,显然她没有想到我还会手淫,或者她没有想到我已经有了那么大的阴茎了。妈妈过去把录像机关了,红红着脸轻轻打了我的头一下,道:“坏儿子!要好好学习啊!”

    看着妈妈红红的脸,感到妈妈突然特别地妩媚,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也许是青春地冲动,我一下子抱住了妈妈。亲吻了妈妈的脸。

    显然妈妈被我的动作给惊呆了,她用力的推开了我。我又用力抱住了妈妈。

    “妈妈,我想要你!”

    “你说什么!我是你妈啊!”

    这样的情形就这样结束了,从那以后,妈妈尽量避开和我单独在一起,我也知道妈妈怕什么,可是我的心仿佛中了什么魔法了,就是无法再安心学习了。学习成绩一直在下降,后来已经到了学校的100名以后了,以这样的成绩,连普通的高中也考不上的,妈妈对我一次有一次的管教,可是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当妈妈让我好好学习的时候,我就以和她做爱为条件。

    和妈妈做爱,妈妈不同意,她当然不同意,她是很传统的,而且是个老师,不知道是不是老师都是很愿意“装象”(后来我和我的老师岳琴做爱的时候,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妈妈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教育我,而不会想和我做爱。

    我不知道我到底那样逼迫我妈妈是不是对的,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的学习成绩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下降。直到学校的200名以后了,从学校的第一到了200多名以后,这让老师们无法理解,学校的老师开始放弃了我,因为以我这样的成绩,是无法考上高中的,即使是普通的高中。

    妈妈开始对我进行管教了,因为已经是初三了,她一次又一次的和我谈话,希望我可以好好地学习,可是每一次妈妈和我谈这个问题,我就以和妈妈做爱为条件。我第一次和妈妈说的时候,妈妈给我一个狠狠的耳光,可是我动也没有动。

    我知道我这么做很不好,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无法安心学习,一直看着夏天的妈妈。

    夏天的时候,妈妈喜欢穿着白的汗衫,我没有想到妈妈的胸是那么的迷人,如果只是大也就罢了,偏偏40多岁的女人胸还是特别的挺,虽然腰间已经开始有很多的赘肉了,可是胸却一点也没有变形。

    因为姐姐已经重点高中的二年纪了,学校的老师开始拿我和姐姐赵雯雯比较,最多的是,没有想到,姐姐那么好,弟弟这么差。

   又过了半学期,我的学习成绩还是在下降。

    妈妈终于受不了了,为了我能考上重点中学,妈妈在一个初三的上半学期发表成绩的夜里,妈妈拿着我的“不堪入目”的成绩单,和我长谈了一次。

    又一次“苦口婆心”,又一次哭泣,那一夜,我也哭了。

    我和妈妈说了,我也想好好学习,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是想着妈妈。

    妈妈好象很努力,声音很小:“只要你考上重点高中,妈妈就依你!”

    我当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直楞楞地看着妈妈。

    妈妈已经把头扭了过去,不再看我。

    我小声地问到:“妈妈,你说的是真的?”

    妈妈点了点头,“好好学习吧!”

    说完,妈妈就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我的心好象是照了魔,我的心有了很强烈的信念。以我的成绩,考上高中是不可能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我开始努力,我每一天只谁四个小时,把所有欠下的学业补上,在放假的时候,姐姐也放假回家,给我补习英语和数学,我想她一定不知道我和妈妈的“约定”,如果她知道,还会不会那么努力的帮我呢。

    我在我们的中学创造了“奇迹”,我以全校第八的成绩考到了大连的高中,绝对的重点高中。当成绩出来的时候,全校惊动了,我的班主任笑地合不上嘴了,第一个打电话告诉我妈妈。

    整个假期,我都风光地度过,面对那么多的夸奖,面对那么多的荣誉,我的心也飘飘然了。

    那是我要上高中前的一个星期一,爸爸知道我要上高中了,打电话回来说要在后天回家。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因为我和妈妈的约定还没有实现,也是因为我高兴,我一直都没有要求和妈妈做爱,可是如果爸爸回来了,那么就没有时间和妈妈做了。

    因为姐姐要考大学了,在学校补课,早早地就回学校了,家里只有我和妈妈,我开始后悔,应该早一点和妈妈提出“约定”的事情。

    晚上,我偷偷地在妈妈的床上留了一个纸条,上边写着:“妈妈,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我想妈妈是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的,可是妈妈还是出去打麻将,整整打了一天,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觉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早晨,我又写了一张纸条:“妈妈,我尊敬您,可是您不能说了不算的!”

    不知道为了什么,妈妈接受了,我想是接受了,那一天晚上妈妈没有出去打麻将,而是早早地回了她的房间。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静静地等着什么。

    我的心很紧张,我不知道为了什么,虽然能和妈妈做爱是我盼望已久的,可是真可以做的时候,我的心紧张地不得了。毕竟,将和我做爱的人是生养我的母亲,在中国的社会是绝对不可以的。

    我很怕,如果妈妈真的不同意呢?如果妈妈不让我和她做爱呢?如果妈妈反抗呢?

    担心,很多很多。甚至担心,如果妈妈和我做爱以后再也不理我了,或者妈妈想不开,寻短见。

    到了夜里十一点,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想心魔已经完全地控制了我,我轻轻地摸索着到了妈妈的房间。

    站在妈妈的床边,借着外边的淡淡的月光,我可以看到妈妈只穿着一个胸罩和三角裤的妈妈。白色的胸罩和白色的三角裤。

    我爬上了妈妈的床,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虽然看了很多的关于性爱的电影和小说,可是我还是没有做过,而且面前的女子是我的妈妈。

    我以为妈妈是睡着了,我希望妈妈是睡着了,在梦中可以和妈妈做爱也很好。

    我伸手到妈妈的胸罩,我发现我的手在战抖。

    妈妈突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我当时的心很紧张,我不知道妈妈会怎么样。我想妈妈是反悔了,我知道,如果妈妈反悔了,我也只能退回到我的房间。

    虽然有很多的小说中写到强暴妈妈的故事,可是我不能,我一直反对强暴,我一直认为,性爱应该是两方面快乐的事情,怎么可以对人有伤害呢。

    我爱我妈妈,我深爱着我的妈妈,我不可以伤害我的母亲。

    可是妈妈又闭上了眼睛,对我说:“大龙,你一定要记住,妈妈睡着了,你也睡着了。我们是在梦游!”

    我没有想到妈妈会说这样的一句话,我的心如一个要跳出来的小兔,是兴奋,也是紧张。

  我脱光了我的衣服,其实不过是一个大大的内裤,我也轻轻地解下了妈妈的胸罩,脱下了妈妈的内裤,在动作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战抖,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

    可是我还是做了。我要开灯,妈妈阻止了我。

    我借着暗暗的光,注视着什么也没有穿的妈妈。

    我偷看过妈妈,在妈妈洗澡的时候,可是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妈妈不是漂亮的那种,四十多岁的女人,生过了孩子,即使保持的很好,体形和模样也绝对不是18岁的样子。

    现在的网络中,有很多的熟女的图片或者电影,我看不出什么,真的,除了肥胖,还有什么呢。其实熟女并不一定肥胖地那么夸张,我说了很多次,熟女与少女的区别,在于她的生活经历,她的成熟,其实这成熟并不只是胸大屁股大,在现在的科技上,许多的少女胸和屁股也是很可观的。

    妈妈1米60的个子,55公斤,有着大大的乳房和大大的屁股,在腰间还有一些赘肉。可是我还是爱着妈妈。

    虽然在平时妈妈也会有些裸露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可以看地那么仔细,妈妈在我面前会换衣服,所以对妈妈美丽的胸部并没有很强烈的欲望,而是妈妈的阴部,不过是因为我很少可以看到妈妈的阴部,而且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真正的女人的阴部。

    我把头贴近了妈妈的阴部,妈妈的阴部很鼓,也许是因为生过我的缘故。妈妈的阴毛很稠密的,黑黑的,让我浮想联翩。

    有人把女人的阴毛比喻为黑色的森林,我不知道是不是恰当,也许女人的阴毛没有男人的稠密,可是如果遇到了稠密的女人的阴毛,那是什么样的心情的?

    也有人喜欢“白虎”,就是没有一根阴毛的女人,我不知道那样是什么样的女人(后来认识了白玉候的妈妈,才知道白虎有白虎的好处,尤其是口交的时候,不过那是后来的故事了),我看的女人都是把阴毛修饰过的,也许是为了表演,毕竟,我能看的都是图片和电影。

    而妈妈的不同,是“纯天然的”,完全没有任何地修饰。浓浓地排在阴部,一直到了那突起的小腹。

    我看了很多的电影,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好象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冲动,我一下子低下了头,把我的嘴对着妈妈下边的“嘴”上了。

    妈妈显然没有意料到我会这么做,她想把我的头移开,可是她没有能。我的头埋在了她的阴部,双手抱着妈妈肥胖的大腿,我的舌头已经开始舔着妈妈的那个肥肥的阴唇了。不久,妈妈的阴部有了一些白色的液体,咸咸的,不知道是什么特别的味道。我努力的吸着,用力的舔着。

    妈妈发出了一种呻吟了,我没有想到妈妈会这样的呻吟,是那么消魂的声音,是痛苦,也是快乐,是呼吸,有是说话。我抬起头,想看看妈妈的表情,谁知妈妈用力地把我的头按到了她的阴部。

    这让我几乎无法呼吸了,我只有继续用力的舔着妈妈的阴唇,我很用力,因为很用力,我感到我的舌头下边的连着的肉都破了。

    随着我的舌头的舔动,妈妈的抖动也越来越强烈,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含糊不清。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抬起一点头,让我可以看到妈妈的阴部。妈妈的阴部因为兴奋开始有了变化,小阴唇已经突出了,因为有很多的淫水,或者是我的口水,妈妈的阴唇显得光光亮亮的。我分开了妈妈浓重的阴毛,打开了那肥厚的阴唇,将舌头用力的伸到了妈妈的阴道。那是一个很热的洞洞,咸咸的味道伴着热热的气息,我几乎无法呼吸。

    也许是我这个动作让妈妈更加的兴奋。尤其是当我把我的舌头放到了妈妈的阴道的一刹那,妈妈发出了一种介与“啊”和“呦”之间的声音,我不知道是不是妈妈到了兴奋的顶峰了,因为在看电影的时候,没有一个女人是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欧美的“母狼”老是“FUCK ME!FUCK ME!”的叫,而日本的女人叫的声音都是很凄惨的(因为日文不是很好,不能写出来她说的是什么),就像是被强奸了一样,完全没有性爱的快感。

    我不喜欢那样的东西,就像我一直说的,我喜欢两个人都快乐的性爱,那才是性爱的最好境界,也许日本人有虐待的倾向,女人叫地越凄惨,他们地快感就越强烈,可是我不喜欢那样的性爱

    ,而且我反对虐待!

    我突然想到了录象中的情景,我转了身子,将我的下体对着妈妈的脸,一只手扶着已经很充血的阴茎对着妈妈的嘴,妈妈正在陶醉着,根本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张嘴把我的阴茎放到了嘴里。放到了嘴里才知道是我的阴茎,妈妈是想把我地阴茎吐出来,可是我已经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了。我地身体在妈妈地上边,下体向下一用力,阴茎深深地插入了妈妈地口中。

    妈妈看过关于口交的录象,因为家中的录像中就有口交的情景,妈妈见我为她口交,而且我的阴茎已经在她的嘴里了,也就开始为我口交起来。

    不知道妈妈给没有给过爸爸口交过,我的阴茎在妈妈的嘴你感到异常的温暖,而且还有一种吸力,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做的,好象是用她的舌头尖一直舔着我的尿道口,痒痒的,麻麻的,很好受又好难受,我只有更加用力的给妈妈口交。

    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一个女人给我口交,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机会还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喜欢看口交“颜射”的图片,也看了很多的电影,可是我觉得图片和电影良莠不齐。尤其是一些图片,只是为了发泄,完全没有考虑到女人的感受,从图片上可以看出,女子是很不情愿的,因为表情很痛苦;而有些图片中可以看到,女人是喜欢口交或者是“食精”的(后来认识了岳琴等人,才知道原谅女人是有喜欢口交的,而且有些女人是喜欢食精的,就像我喜欢吃女人的淫水一样。

    呵呵!注意:女人的淫水是很好吃的,但是淫水不是女人因为因为妇科病而增加的病情水,淫水和病情水是有区别的,淫水透明,无特殊异味,而病情水乳白色,如牛奶坏了的样子,而且有明显的异味,强烈建议男人注意卫生,如果出现了病理症状,应尽快治疗,治疗并不是很麻烦,一方面防止男女交叉感染,一般会有瘙痒症状,很闹心,另一方面会让女人出现妇科炎症,严重不但影响性爱质量,而且对身体有潜意识伤害),当看着心爱的女人把你“生命精华”吃个干干净净,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里满足呢!

    妈妈用手握着我的阴茎,胖胖的手握着我的阴茎的大部分,这个握了十多年粉笔的手,现在握着儿子的阴茎,是什么样的感受呢?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也许是为了我这个不听话的儿子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她认为这是牺牲,这只是牺牲,也许妈妈只是想让我在她身上“发泄”一次,她只是想做一次牺牲,然后让我好好地学习,让我出人头地。

   可是妈妈一定没有想到,她居然在儿子面前表现出了快感。她没有想到只是想和儿子快速地做一次爱,然后把儿子赶回到他自己的房间,然后努力把这一夜忘记的事情并不能按照她的思想进行,儿子表现地就像一个性爱地老手,不但仅仅用一个小小地舌头就让自己淫水大泄,而且还让自己给儿子口交。舔着儿子的阴茎,开始还努力控制自己的思绪,把这个放在口中的阴茎当成是丈夫的,可是无法做到,因为自己也给丈夫口交过一两次,可是丈夫从来不给自己口交,即使妈妈努力想把口中的阴茎认为是丈夫的,可是在给自己口交的人是谁呢?

    妈妈握着我的阴茎,因为握住了很大的一部分,我能在她口中的只有一个龟头而已,妈妈就是含着我的龟头,用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一次又一次的画圈。因为舌头是热的,而且在舌头的表面是不平的,在我的龟头上画圈,感觉麻麻的,而且妈妈不光是画圈,还会用她的舌尖定着我的尿道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尿道口里边的肉肉是在是太嫩了,妈妈的的舌头上的凸起太多了,我感到有一些尿意,在手淫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知道那是我的“生命精华”要出来了。我可不想第一次就这么结束,我也不想在买卖的面前丢脸。

    妈妈渐渐有了高潮,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吸力越来越大,她的水也越来越多。我几乎开始无法忍受这样的动作了,因为我感到我的强“枪”已经上膛待发了。我抬起头,我的脸上已经满是妈妈淫水了。妈妈的腿地抖动地更利害了,声音也变地有些神秘了,我知道这是我进攻的时候了。

    我一下子转过身体,把我的已经是不能再有一点控制力的阴茎一下子插进了妈妈的已经水淋淋的阴道。

    妈妈大声地呻吟了一声,有些夸张,可是很让人有感觉。

    我很喜欢这种声音,真的。

    性爱不只是肉体的一种交流,其实性爱是一种很大的学问,我一直认为性爱是一门艺术,是一种科学。我从来不认为性爱是什么色情的,下流的或者是见不的人的事情。从古到今,有很多的人研究这个问题。其实如果人类放弃了性爱那么不光人类无法继续发展下去,而且人类会面临更多的问题。

    性爱是人与人全方面的交流,包括肉体,也包括精神。对于性爱,得到的快感不只是在阴茎和阴道的磨插,还包括眼睛,耳朵等等的感受,所以性爱不应该是在黑暗中进行,虽然在黑暗中也有黑暗的乐趣,可是这样就失去的眼睛的感受了。有些女子不愿意“叫床”,认为“叫床”就是淫荡了,就是很丢人的事情,所以就压抑着自己的快感,其实这样很不好的,不但影响自己的性快感,而且不能刺激性伴侣的更深的性欲。就象《海特性学报告》中说的,“无病呻吟往往可以产生难以预料的效果”。

    妈妈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一种你可以清楚地感到妈妈在快乐巅峰的声音,一种来自天堂的快乐的声音,一种在现实中永远也无法听到的声音。不带一点娇揉造作,完全来自心里的声音,一种让人在心中点燃了无边的火焰的声音,一种让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的声音。

    我用力的抽动着我的阴茎,让我的坚硬如铁的阴茎在妈妈的满是淫水的洞穴里抽动着,让它一次又一次试图探到妈妈的有些肥大的阴道的底部,让它把我

    心中所有的爱全部还给我深深爱的妈妈。

    我一边动,一边说:“我终于可以操妈妈了!”

    我想妈妈已经不能理解我的话了,在经历着这么久的时间以后,在心理的那么一些东西已经消失地差不多了,还有的那么一些“理智”让她只是紧紧地闭着眼,想控制自己,不要再叫出来,可是又有些忍不住了。

    我的阴茎有18厘米,5厘米粗。虽然妈妈已经四十多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妈妈的阴道是那么地紧,虽然有那么的淫水可以起到润滑的作用,可是,也许是因为妈妈很紧张,才让阴道变地那么包着我的阴茎很舒服。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第一次有可以和女人做爱的机会,以前只是也真能手淫,现在有机会了,而且是妈妈的阴道!一个生我的阴道,一个曾经给了我生命现在又给了我快乐的阴道!

    终于,妈妈在我有些粗鲁地撞击中又开始叫了起来,是“啊……啊……”的声音。

    我喜欢听妈妈这样的叫声,它可以让我更有快感,不是肉体的,而是心里的,因为我知道,我让妈妈快乐了。我不是那么重性欲的人,我是想给妈妈快乐的。性爱是一种快乐,我不是想让妈妈满足我的性欲,而是希望我可以给妈妈快乐,如果妈妈不快乐,我想我也不会一直要求和妈妈做爱的,我想我可以控制自己,我想我一定可以控制自己的。可是,因为我认为性爱是可以快乐,而且是人类最快乐的事情,所以我坚持。

    我想我是正确的,我偷偷地看过妈妈和爸爸做爱,也许是两个人太熟悉了,也许是爸爸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爸爸和妈妈的性爱缺少了激情,如果是习惯,那么可以说爸爸和妈妈的性爱不过是生活的一种习惯,这和每一天都要吃饭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爸爸和妈妈要一个星期或者更长的时间才有一次。

    妈妈的叫声让我知道,妈妈是快乐的,她开始享受着这种快乐,也许在年轻的时候妈妈有过这样的快乐,所以很容易就可以唤起,我想,在我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撞击下,妈妈地很久以前的快感一定已经被我唤起了。

    我要给妈妈更大的快乐。

    我从妈妈的身上起来,显然妈妈并不希望我在这样的时候离开,或者是不希望我的阴茎离开她的阴道。妈妈睁开了迷离的双眼,看着我。我把妈妈拉起来,让她半爬在床上,妈妈已经不知所以了,或者她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想妈妈也应该看了家中的“小狗式”做爱的录像带了,所以妈妈一定也知道要要怎么做了。

    她说着“不要”,可是她还是象个小狗一样爬着,妈妈就半跪在床边,我站在了地上,看着半跪着的妈妈,我在以前是绝对无法想象妈妈会以这个姿势展示在我的面前的。白白的屁股对着我,虽然是黑天我还是可以看到还有水向外流着。

    我打开了等,房间一下子通明,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了妈妈。

    妈妈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开灯,妈妈已经不能估计这么多的事情了,也许是我开了灯,妈妈有了一些害羞,把跪着的腿并上了,可是我还是可以看到妈妈的浓重的阴毛。

    我分开了妈妈的腿,让它可以给我一点空隙。

    我可以看到,妈妈虽然刚才把腿并上了,可是妈妈的阴唇从来就没有并上过,潮湿着,阴唇突出,红红的,像是在等待我的到来!

    我手握着阴茎,从后边一下子插入了妈妈的阴道。握知道,从后边做不但可以插地更深,而且动的也更快。

  我用力向前插入,我的身体重重地撞在妈妈的肥大的屁股上,发出肉体撞击的声音。

    妈妈“啊”的叫了一声,把头埋到着床上。因为上身的下倾,屁股反倒抬地更高。

    我将阴茎慢慢地抽出,直到几乎要将龟头离开妈妈地身体,我又一次狠狠地插入。

    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快进慢出,妈妈的叫声开始有些是哀求了。

    我在后边伸出手来,握住了妈妈的让我喜欢也让妈妈引以为荣的乳房。妈妈是半跪着,乳房在我的撞击下前后摇摆着,让人看到无比的冲动。我握着妈妈的乳房,身体紧紧地靠在妈妈地身体上,让我地阴茎完全地进入妈妈地身体,不留一点在外边。

    我的阴茎不动,动的只是我的双手,爱抚着妈妈的乳房,一只手揉捏着妈妈的乳头,一只手在妈妈硕大的乳房上画着圆圈。

    也许是我的爱抚让妈妈有了一点的快乐,妈妈开始轻轻地扭动着肥大的屁股,随着妈妈的扭动,我的阴茎在妈妈的体内有了一点动作。

    就这样,我和妈妈保持姿势有二十分钟。

    妈妈开始有了一些“清醒”了,扭着头,看着兴奋的我。妈妈没有想到我可以有这么久,当然妈妈也不会想到她的儿子可以有这样的“手段”,让她可以失神。

    妈妈想说什么,可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我。

    我的手从妈妈的乳房上下来,到了妈妈的腰间,扶住了妈妈的胯骨。因为腰间已经有了赘肉,摸起来软软地,很舒服。

    妈妈不知道我要做什么,看着我。

    我扶住了妈妈的腰,开始了我最后的攻击。

    这是我在《猎色集团》中学到的方式,可是在那部电影中是两个男人,一个在前边,女人给他口交,一个在后边,手扶住女人的腰,快速的抽动着阴茎。

    女人在前后夹击下发出了让人销魂的声音。那场面也让人兴奋异常(后来我和我的同好交换妈妈的时候,使用了这个方式,那时候让妈妈有了无边的快乐,就是从那以后,我开始喜欢大家一起欢乐了,不过那是以后的故事了)。

    我扶住妈妈的腰,开始了前后摇动,妈妈随着我的手前后前后的摇动着身体,我的身体也随着阴茎在妈妈阴道的进进出出动着。

    这时候动的速度很快,大约一秒钟就进出一次。

    妈妈本来有些“清醒”了,想表现一下妈妈的“尊严”,可是她一定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只是十几下以后,妈妈就“缴械投降”。

    妈妈用力抬起了上身,用双手拄着床,这样我的阴茎几乎和妈妈的身体保持一平了。我用力的抽动着,妈妈开始无法忍受了,大声地叫着。

    “啊……啊……快……再快一点……对……啊……”

    我随口问道:“我还可以操你吗?妈!”

    妈妈居然道:“操!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快……!”

    我听到妈妈这样的话,抽动地更加快速。

    一声声妈妈的快乐的呻吟,一声声肉体撞击的声音,就在这样的夜,8月23日!

    这是一个让我一生无法忘记的日子。

    半个小时以后,我终于把我的精子一个不剩的射到了妈妈的阴道!

   【完】


上一篇:父子换妻记 下一篇:不穿内裤的小姨子